笔趣阁 > 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 > 第2802章 沈家少主,沈见深

第2802章 沈家少主,沈见深

在宽阔的马路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具尸体,鲜血流了一地,看着格外的吓人。
  
  在这些尸体外围,站了一圈统一黑衣黑裤黑墨镜的男人。
  
  他们都看着同一个方向,当看到车门打开的时候,一起声音洪亮地喊道:“少主!”
  
  男人下了车,一双狭长的凤眸朝着地上的尸体漫不经心地扫过,声音慵懒,“都解决了?”
  
  手下上前一步,恭敬地回答:“是的,少主,都解决了!”
  
  沈见深的嘴角弯起一抹漂亮的弧度,“不错。这么多人想杀我,看来我把我们沈家领导得很好嘛!哈哈哈!”
  
  这漫不经心的语气说着让人毛骨悚然的话。
  
  眼前的男人正是如今沈家的少家主,沈见深。
  
  沈家祖居在北方,在从前是北方最大的军阀世家。
  
  混战时期,血流成河,浮尸千里。
  
  沈家一路走来,手上必定不干净,至今都人人敬畏。
  
  稍微有点眼力劲儿的人,都不敢招惹沈家。
  
  传说,就连总统先生都要给沈家几分面子。
  
  历史原因,现在的沈家很是低调,后人从不经商、不入政,却依旧在顶级豪门有一席之地。
  
  沈见深深深吸了一口包含着血腥气息的空气,微眯着双眸,仿佛很享受一般,清俊的眉眼缓缓舒展。
  
  那笑容,令人惊艳。
  
  只是唇角带着若有似无的邪气,让人又莫名觉得胆寒。
  
  手下问道:“少主,这些垃圾要怎么处理?”
  
  沈见深轻描淡写地斜睨了他一眼,“这也要问我?垃圾当然要彻底销毁了,现在讲究环保,懂不懂?”
  
  “明白!”
  
  手下一挥手,众人井然有序的开始把尸体装上车。
  
  还有人开来了一辆洒水车,清洗地面。
  
  一番打扫之后,很快就干净了,仿佛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就在这时候,阿玉他们的车开过来了,正巧遇到了搬运尸体的那些车。
  
  绑匪的车在前面,阿玉的车在后面。
  
  一路开过来,一辆车都没有遇到,安静得离奇,阿玉已经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了。
  
  她放慢了车速,把车停在远处暗暗观察。
  
  而开在前面的那辆绑匪的车,还在不知死活的狂按喇叭,“你们有什么公德心啊,怎么把路都给堵完了?这还让别人的车怎么走?”
  
  沈见深眯眼看过去,这么多年了,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傻逼。
  
  他倒是要看看,沈家办事,谁敢出来捣乱?
  
  沈见深的手下上去拦车,“停车!”
  
  绑匪的汽车停下来,“你们是什么人,把路让开啊!”
  
  说着,那三个绑匪还下了车,企图用武力恐吓对方。
  
  结果……
  
  刷刷刷的一片拔枪声。
  
  三个绑匪吓尿了,跪在地上举起手,“饶命啊,别杀我们!”
  
  手下看向了沈见深。
  
  “解决掉。”沈见深漫不经心地说道。
  
  就好像杀人这件事情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一样。
  
  “啊!!”
  
  那三个绑匪当场毙命。
  
  远处的阿玉吓得是魂飞魄散,脚下狂踩油门,一转方向盘逃跑了。
  
  手下要去追,沈见深道:“一只小老鼠罢了,不用去追。”
  
  手下还是不放下,“可是少主,万一被人看到宣扬出去……”
  
  沈见深挑眉,“那不是正好?我们沈家蛰伏这么多年,还真以为沈家的人都是纸糊的?正好给想杀我的那些人提个醒!”
  
  “是!”
  
  有另外的手下检查绑匪的汽车,来报告,“少主,在汽车后备箱里还有个女人,看样子是绑架的!”
  
  “哦?”沈见深来了兴趣,“原来被我们黑吃了黑,有趣!”
  
  “少主,那这个女人要不要处理掉?”手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沈见深白了他一眼,“绅士!绅士懂不懂?把这个女人先带回去!”
  
  手下抓抓脑袋,他们不是杀人如麻的大坏蛋吗?
  
  怎么又要当绅士了?
  
  -
  
  艾浓浓被带回了沈家,手下不放心地劝说道:“少主,万一这个女人是奸细呢?就这么把她带回来真的好吗?”
  
  “如果她真的是一个奸细,与其把她放在外面,不如放在我的身边,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我的身边安插奸细。”沈见深的笑容漫不经心,让人捉摸不透。
  
  艾浓浓之前在后备箱里晕了过去,后来又被抬来抬去的,总算是清醒了过来。
  
  只是她的脑袋上面还罩着黑头套,让她看不到外面,手脚也还被绑着,无法移动。
  
  耳边传来了有人说话的声音,她发现自己终于被放出后后备箱了。
  
  这声音好像不是刚才绑匪的声音了,艾浓浓开始挣扎,企图引起对方的注意。
  
  沈见深冲着手下摆摆手,“你下去吧!”
  
  “可是少主……”
  
  “你觉得我连一个女人都对付不了?”沈见深沉下脸。
  
  沈家少主是出了名的阴晴不定,手下不敢再多说什么,低头出去了。
  
  沈见深先是将艾浓浓手上的绳子解开,再把她头上的黑色头套给摘了下来。
  
  终于重见光明,刺眼的光线刺得艾浓浓不敢一下子睁开眼睛。
  
  闭着眼睛缓了缓,这才朝着面前的男人看过去。
  
  这是一张极其俊美的脸。
  
  白衣黑裤,风姿绰约。
  
  分明长得十分的清俊雅致,偏偏又棱角分明,锐利逼人。
  
  沈见深天生凉薄,禁欲冷清,俊美中透着一丝阴柔,又不让人觉得女气。
  
  艾浓浓很是警惕地打量着对方,她可不会因为对方这张脸长得好看,就会觉得他是个好人。
  
  说不定是个小白脸呢?
  
  沈见深伸过手来,艾浓浓下意识地偏过头。
  
  “我总得要把你嘴巴上的胶布撕掉,你才能说话不是?”沈见深的声音听起来很和善。
  
  艾浓浓犹豫了一下,这次没有躲开。
  
  沈见深的手指把她嘴巴上贴着的胶布撕开。
  
  “嘶!”艾浓浓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但好歹嘴巴得到自由了。
  
  沈见深坐回到座椅上,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等待她缓过这口气来。
  
  十多秒钟之后,艾浓浓总算是看向了对面的男人,“你是谁?”
  
  沈见深浅笑,笑得温文尔雅,“我叫沈见深,你放心,我不是个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