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港大老板 > 第十一章 离开前的告别

第十一章 离开前的告别


  唐烦顺手从包里拿出了两个香焦,剥开了皮分别递给了两个小妹。
  “真甜!真好吃!哥你也吃!”
  唐烦张开嘴咬了一口小丫递到嘴边的香焦,伸出双手揉了揉两个小妹的头发说道:“哥保证,以后你们天天都能吃到!”
  “哥!你回来就好了,坏小叔前几天又来搜我们家了,还打了姐姐!”
  听了小丫的话,唐烦脸上顿时就阴了下来,对着大妹问道:“大妹!这是怎么回事?你说说看?”
  “哥!小叔在你走后就常来家里搜钱,但是钱都让你拿走了,我告诉他,他又不信,上次他让我给他洗衣服,我忘记给他洗了,他就打了我。”
  唐烦听完大妹的述说,心里大怒,他现在可不是以前的唐烦,可不管他是不是什么狗屁小叔,绝对的敢打回去,而且还要狠狠的打,一定要出了这口恶气不可!
  唐烦又仔细的看了看,两个小妹身上穿着的红色小棉袄,不错还挺合身的,就是有一点脏了,想必俩人都穿了不少时间了,又从另一个包里拿出了两套紫色的小羽绒服给她俩换上。
  “哥!你买的这衣服真暖和!”
  小丫站在原地对着身上的衣服,东扯扯西拉拉,本来两颗小门牙就没有长好,嘴里又塞了颗糖,说话的声音很是好笑。
  唐烦又从帆布包里拿出了一叠食品袋,分别装了一些水果跟零食……
  “哥!你装这么多袋的好吃的要干什么呀?”
  听了小丫问他的话,唐烦看着这些装好的袋子,看向大妹说道。
  “大妹!等一下你带着小丫,把这些袋子分别给富爷爷、小海、桂叔、麻婶、旺叔、李婶……他们每个家里都送去一袋!回来后我们一起去爷爷奶奶他们那里!”
  “好的!哥!我和小丫现在就去……”
  这些人在这两年里对他们三兄妹,多多少少都给了些照顾,唐烦给他们每家送这点东西,也是想着还一点人情,表示一点心意!
  晚上,唐烦提着买回来的那十几斤肉和一些糖果,再加上几件衣服,到了爷爷家。
  一家人围坐在那张小木桌上吃着饭,厅堂里的样子没有变,煤油灯还是那盏煤油灯,只是此刻围坐在一起吃饭的人少了两个,三姑和小姑前段时间已经出嫁了,二叔二婶也分了家,小叔不知道去那里浪了,也还是没见到人,这也是习以为常了,唐烦重生以来就没有见过这个小叔,其实唐烦还有两个姑姑,是大姑和二姑,但是他到现在也一样没有见过。
  桌子上的菜碗里煮的是大白菜煮肉,老爷子碗里的酒,换成了唐烦从桂林带回来的茅台!
  “在桂林做得还可以吧?”
  二叔对着唐烦问道,不怪他这样问,唐烦这大包小包的提了两大包回来。
  “还可以!我打算把小花和小丫一起接去,好方便照顾,这段时间她们俩在家给你们添麻烦了。”
  唐烦客气的回了一句,他也没有说出现在已经不在桂林的事实,必竟他在香港现在还不算站稳脚,只能是带两个小妹一起过去。
  “行!带她俩一起去也好,必竟我们都要做事,也没有太多的时间照看她俩!”
  听老爷子发了话,唐烦又看了一下欲言又止的奶奶,其实他早就感觉到,这个家里有那么一点点嫌弃他们兄妹三人,但唐烦也没有怪他们什么,没办法!这个年代确实生活艰难!
  在唐烦前身的记忆之中,是奶奶对他们最好,但她好像在这个家里没有多少话语权。
  “你们什么时候走?”
  “后天一早就走!”
  听到二叔的问话唐烦回应了一句。
  吃完了晚饭,三兄妹摸黑回到了自己的家里,烧了一大锅热水分别洗了澡,就早早的睡到了床上。
  “哥!我们要去那里呀?”
  “去很远的一个地方!”
  “很远是多远呀?”
  “很远就是你一眼看不到的地方!”
  “一眼看不到的地方有多远呀?”
  “一眼看不到的地方,那里天天有糖果吃,有漂亮衣服穿!”
  “哥!真的吗?”
  “当然了!”
  “哥!你真好!”
  大妹很是懂事,睡在另一边没有出声,默默的听着大哥和小妹的问答。
  第二天,吃了午饭以后,唐烦带着两个小妹提了一些香烛,走了好一段路,在一个山脚下,来到一个长满杂草的小土堆前。
  唐烦让两个小妹等在一边,一个人仔仔细细的把土堆上的杂草扒干净以后,在土堆前摆了一些糖果和一块煮熟的肉,又点了三根香烟,拉着两个小妹恭敬的硊在土堆前磕了几个头……
  这个土堆里面埋的就是他这具身体和两个妹妹的父亲,这一次的离开也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会回来。
  “爸!我明天就要带大妹和小丫离开村里了,也不知道要多久才会回来看你,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大妹和小丫的!你一定要保佑我们平平安安,保佑我以后发大财、赚大钱、当大老板,下次回来的时候,给你修坟立碑,给你烧美金、烧金元宝、烧洋楼…………!”
  唐烦神神叨叨的硊在坟前,说了一大堆,也不知道这身体的老爹睡在里面有没有听到!
  三兄妹烧了些纸钱以后,唐烦就拉着两个小妹往村里走,在快要走进村子里的时候,在村外碰到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人,长的很是高大,差不多有着一米八的身高,长像一般,留了点胡子,身上竟然还穿着一身西装,西装虽然也有点破旧,不过在这个年代的农村来说也是有一点特别了,他那双眼睛却热切的盯着三兄妹,在三兄妹的身上不停的在打转。
  两个小妹见到他以后都是害怕的躲在了唐烦的身后,这个人叫唐金,也就是唐烦重生以来第一次见的小叔了。
  “唐烦!听说你在桂林赚了不少钱回来,还准备把小花和小丫一起都接去,我最近需要一点钱急用,你拿点给我。”
  “没有!有也不会给你!”
  “哦!别这么小器吗!我们可是一家人,等我以后有钱了,还你就是了!”
  小叔唐金嘴巴上说着,又上下看着唐烦好一会儿,唐烦的一身穿着在这个年代的农村里,确实是洋气,他是怎么也不会相信唐烦没钱的,又看到了唐烦左手上露出戴着的手表,这玩意儿更加不得了,那都是城里有钱人戴的好东西,两个小丫头也是穿着崭新的衣服,不管其它,先搜一遍再说,搜不到就打,反正这事他以前对唐烦可没少干。
  唐烦默默的看着缓步靠近的小叔唐金,看他那热切的眼神,不自觉的把身后的两个小妹往后拉了几步,凭着前身的记忆,他知道!
  他这个,连小学二连级都没上完,第一次见到的小叔,就是一泼皮无赖,打架打赢了就狠打,打输了就撒泼耍奈。
  唐烦眼见唐金就要欺到身前,突然一个箭步冲到唐金身前,顺势抬腿一个膝撞,膝盖骨狠狠的撞在了唐金的肚子上,唐金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让他打了N多次的好侄儿,会对他动手,还这么的犀利,他一点都是没有反应过来。
  砰……的一声唐金应声倒在了地上,只见他倒在地上就像一只炒熟了的小龙虾一样,双手抱着肚子卷缩在一起,张大嘴巴想大声的喊出什么来,只见到嘴巴在张动,却又痛的发不出一丁点的声音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