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体内是诸天万界 > 番外:太苍天帝

  太苍仙域,千岚古国。
  皇宫中的气氛,压抑而沉重。
  只因千岚古国的人皇,已经重症昏迷整整一月,危在旦夕,众多名医皆束手无策。
  人皇的重病毫无征兆,来得过于突然,一旦身死,整座皇城,乃至千岚古国必定大乱,已风雨飘摇。
  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在于,储君未定!
  皇城的实权王爷,以及各路诸侯,一个月来都是蠢蠢欲动。
  满朝文武百官,都已在为自身前程做打算,衡量利弊,选边站。
  这对于没有皇室血脉的百官来说,实则是一场豪赌,一旦站错队,结局将是万劫不复!
  “林宇,带逸儿离开皇宫,从此不要再回来,最好能护她一世平安,平平凡凡的过完一生。”
  云发高簪,身着金罗蹙鸾华服,雍容华贵的美妇人,面上满是愁容,将一名七八岁的小女孩送往一名一身铠甲军装,满是阳刚铁血之气的中年男子身前。
  “皇后,臣的职责就是保卫皇宫,保护皇室血脉,保护皇后您啊…”
  纵然林宇戎马一生,历尽生死,此刻的他,面对风雨欲来的皇城,也是一筹莫展。
  “皇宫沦陷是迟早的事,到时候,无论是谁夺得帝位,人皇直系一脉,都难逃一死,我只求逸儿能够好好活下去。”皇后一脸悲戚,眼中掺杂着深深的绝望和一丝希望。
  “皇后,不如臣带着小公主与您一起走吧。”
  林宇一生忠于人皇,如今人皇快要撒手人寰,林宇希望,至少能保护他的妻儿,这是他的责任,也有一点点私心。
  “我和人皇毕竟是结发夫妻,危难时刻,我又怎能离他而去。”皇后敛去面上愁容,仪态转眼间充满威严:“林将军,这是本宫的命令!”
  “末将领命!”
  军令如山,林宇心中纵然有万般不舍,却也不能违抗命令。
  “母后,我不走,我舍不得母后和父皇。”
  小公主死死攥住皇后的手,无论皇后再怎么用力,都没能甩开。
  小公主只有七八岁,却异常聪慧,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至少,父皇和母后,都面临着生死危机。
  凝望着自己倔强的女儿,皇后的眼眶之中,一行清泪忍不住落下。
  “逸儿,母后又何尝舍得让你离开我和你父皇。”
  “不,我们是一家人,要死,就死在一起!”
  小公主小小的眼睛之中,满是倔强之意,似乎想用行动来证明决心。
  “傻孩子。”皇后眼眸含泪,伸出素手,抚摸着女儿的脸颊,心中万般不舍与不愿。
  只可惜天意弄人……
  正当皇后想将其击晕,让林宇将军强行将之带走之时,陡然之间,天穹之上,风云变幻,一道璀璨,炫丽非凡的紫色火光闪耀天地。
  紫色的火光,顷刻间吞噬苍穹,这里,仿佛化为一片紫色的世界。
  下一刻,皇宫之中,一道道强横的身影飞入空中,包括林宇在内,眼中尽皆骇然之色。
  这场景,太过骇人,宛如天威。
  “来者何人,为何闯我千岚古国皇宫!”
  林宇神色肃穆,心中尽是警惕之意,来人的实力,远远在他之上,甚至凌驾于千岚古国中的所有强者!
  只是,这等绝世强者,为何会出现在千岚古国的皇宫?
  该不会是某一派系请来的帮手吧?
  想到这里,人皇的心腹们都是面如死灰,心生绝望。
  光是那股气势,就让皇宫中无数强者陷入深深的绝望,那是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顶尖力量,唯有恐惧敬畏。
  紧接着,一道缥缈如仙的白衣身影出现在虚空之中。
  白衣青年目如璀璨星辰,气质超凡如同高高在上的天神,举头投足间,都是隐隐透出凌驾于万物之上的气势,让人望而生畏,高山仰止。
  此时的白衣青年,正含笑而立,却已威震天下。
  这一刹那间,整座皇宫乃至皇城,都是一片死寂,无数人的身体,都是忍不住在颤抖。
  “天帝!”
  一道颤颤巍巍的语声传出,立马形成连锁反应,一道道声音,此起披伏的在皇城响起,引起一片躁动。
  “天啊,我居然看到了太苍共主,天帝大人!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在此之前,世人只能在天穹的幻影中见过天帝大人几次,却没想到,如今天帝大人,竟活生生的降临在千苍古国的皇城上空!
  “我游玩时路经此地,听说你们的人皇现已病入药膏,不知是否能让我看看?”
  白衣青年面带和熙的浅浅笑意,平易近人,就好像只是一名普通的医者。
  “林宇,刚才天帝大人他,说了什么?”
  皇后的身体,激动得不断在颤抖,一颗心脏也在“砰砰砰”直跳。
  她做梦都没想到,那位天地间的霸主,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人物,竟然会亲自出手为人皇看病。
  而且,还是用征询的口气!
  这其中的落差,自然让人一时间难以接受。
  “天帝大人他……他说要为人皇治病。”林宇的眼中,也满布难以置信的神色。
  “可以,当然可以,天帝大人快快里边请。”皇后喜极而泣,却是连忙擦干眼角泪光,激动道:“来人,设下最高规格的宴席,待天帝大人看过人皇伤势之后,盛情款待天帝大人。”
  青衣少年却是摆了摆手,莞尔一笑道:“我只是来看病的,繁文缛节就免了。”
  “是,尊天帝之命。”皇后大喜过望,只感觉这一切都像是在做梦。
  与此同时,皇城之中,各个方位都有强者面色难看,那是希望破灭的神情。
  更有甚者,面无人色,心如死灰!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白衣青年从人皇寝宫中施施然漫步走出。
  “人皇中的是梦入落回之毒,此毒颇为罕见,无色无味,难以察觉,乃是一种慢性毒药,中毒者先是浑身无力,继而神志不清,最终会陷入无尽的梦境之中难以自拔,在梦中慢慢死去。”
  白衣青年对着身边的皇后开口解释道,使得皇后和林宇的眼中,都是掠过一道冰冷的锋芒。
  果然是有人窥觊皇位,暗中下毒。
  “刚才我说了,这种毒药,颇为罕见。”白衣青年身为太苍共主,自然看尽权力纷争,能领悟多少,就看皇后他们自己了。
  听得此话,皇后眸中精光一闪,连忙与林宇一同伏跪在地,面带无比虔诚恭敬之意。
  “多谢天帝大人救命救国,提点之恩!”
  “我都说了,没必要的繁文缛节能免则免。”青衣青年亲自将皇后扶起,淡然一笑道:“医者父母心,况且我掌管整个太苍,太苍芸芸众生,都是我的子民,我做这些,理所应当。”
  “天帝大人,您真是好人。”
  直到现在,皇后都有些不敢相信,想象中威震天下,武道丹道无双的天帝,竟然是个这样的人!
  “好人?何为好何为坏?又何为正何为邪?”青衣青年抬眸望天,喃喃自语道。
  “老家伙,刚才你是用什么东西救活我父皇的?”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如黄鹂的语声传来,顿时把在场之人吓得大惊失色,心惊肉跳。
  “逸儿,不得无礼,这可是天帝大人,还不赶紧向天帝大人赔罪!”
  一时间,皇后也是被吓得脸色发白。
  身居皇宫多年,见惯了权术纷争,以及诸多虚伪的面孔。
  谁又能猜到,天帝大人在和善的面容之下,又隐藏着怎样的面孔。
  然而,白衣青年却是失笑道:“皇后,无妨。”
  继而转眸看向古灵精怪的小公主:“小屁孩,我的样子,看起来很老吗?”
  “你看起来是不老,但我听父皇和母后经常提起你,知道你实际上已经一百多岁了,不是老家伙是什么?”小公主直言道,童言无忌。
  白衣青年看着小公主那可爱的模样,不禁朗声一笑:“你说的是实话,我竟无法反驳,刚才我给你父皇服下的是丹药,是以炼药之术炼制而成,你想学吗?”
  “想。”小公主抬起水汪汪的眸子,满脸的期待之意:“这样不仅能救我父皇,还能救更多的人。”
  “想学的话,还不快叫一声师尊。”白衣青年越看,就越觉得这个小公主讨人喜欢。
  他到此的真正目的,可不是游玩这么简单,他一眼就能看出,小女孩武道及丹道天赋数亿中无一,隐隐在他之上。
  若是加以培养,前途可不估量。
  “我不叫,我偏不叫,你能拿我怎么样?”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小公主竟然冲着白衣青年做了个鬼脸,引来白衣青年大笑。
  这一幕,使得周围之人都傻眼了,就同皇后在内,都全部陷入了石化的状态。
  光阴似箭,时光如梭,转眼已过十年,昔日的小公主,已出落得亭亭玉立,眉目如画,顾盼生辉,倾国倾城。
  香炉里清新花瓣已经化作袅袅轻烟,一缕缕幽香飘散在房中,灰白的灰烬沉入炉底。
  一只洁白如雪的纤纤玉手又是放进去几片花瓣,少女唇畔笑意生花,掺和氤氲雾气,形成一道唯美的画面。
  嘭!
  却也在这时,竟有人以粗暴的方式,一脚踹开房门,紧随而至的,是一道略带怒意的声音。
  “听说你炼药又失败了,失败就算了,还敢偷懒,就你这样的懒虫,将来嫁不出去可别赖在我头上!”
  少女双手环抱于胸,并不示弱,哼了一声,别过脑袋。
  “我本来就不打算嫁,就算要嫁,我也只嫁给师尊你!”
  “这叫近水楼台先得月。”
  “你……”本来想好了一大堆说辞的白衣青年,一时间愣在那里,竟然无言以对,久久无言。
  “我是你师尊,懂不懂得尊师重道,况且我们年龄相差这么多。”
  这等氛围,这等幽香之下,白衣青年莫名尴尬。
  “我不管,我不管,如果师尊不娶我,我就一辈子不嫁!”少女一脸的撒娇气。
  “小孩子懂什么儿女情长,现在你的任务是认真修炼,感情的事情,以后再说!”
  “可我喜欢你也是认真的!”少女稚气未脱的俏脸之上,一脸的坚定之色。
  “你……真的是认真的?”
  “哈哈,师尊你真可爱,我怎么可能喜欢上你这个老家伙!”
  看着少女一脸“奸计得逞”的模样,白衣青年又气又好笑,哭笑不得。
  “号外号外,大家赶紧的,师尊他为老不尊,想老牛吃嫩草嘞!”
  不知何时,房门之外,已经集聚了四五名身穿白衣的年轻人,一个个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甚至还有人在起哄。
  白衣青年的脸色,渐渐阴沉下去。
  “一个个小王八蛋,都皮痒痒了,欠揍了?”
  “不好了不好了,师尊他吃嫩草不成,想要把气撒到我们身上了,大家快跑啊!”
  望着一群调皮捣蛋的弟子,白衣青年摇头失笑。
  以他的心性和阅历,又怎么可能会中千君逸下的套?
  PS:这篇番外,其实跟正文没多大关系,只是想让剧情更丰满,可当做前传,不喜欢的可以直接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