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 > 第三百四十三章 漂浮的龟壳

第三百四十三章 漂浮的龟壳


  告别了奈良一族,亚索带着三个孩子稍微做了一下补给,继续为下一个目的地,志村族地送可乐。
  
  志村族地在村子北面,位置比较偏僻。
  
  塔姆载着亚索,脚下生风。
  
  玖辛奈和罗砂背着壳子,抱着可乐,亦步亦趋。
  
  水门相对来说状态要好得多,他帮玖辛奈分担了一小半的货物。
  
  对此,罗砂颇有怨言,水门虽然也答应帮助他分担货物,不过帮助的力度和玖辛奈那边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罗砂忍不住抱怨道:“明明是我先的,明明是本师兄帮你通过毕业考试的!你怎么能这样,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可玖辛奈同学是女孩子,力气比较小……”水门有些为难的道。
  
  罗砂指着自己下巴上的赘肉,斩钉截铁的道:“不,她可是很强壮的,而你师兄我,才是真正的弱鸡!”
  
  在不断地交涉下,水门只好再次增加了搬运货物的数量,这一下,就连水门也开始虚喘了。
  
  罗砂觉得,自己的金币之术似乎也有短板,并不是用在任何人身上都好使的。
  
  有些人不喜欢钱,对钱没有兴趣,这就让人很难办。
  
  或许是时候开发一个新忍术了。
  
  除了金币之外,大家还都喜欢什么呢?
  
  罗砂魂游天外,进入沉思。
  
  “啊”
  
  就在罗砂朦朦胧胧在脑海中抓到一道灵光的时候,忽然一个踏空,发出了惨叫声。
  
  “我靠,这个笨蛋在干什么?”亚索大吃一惊,没想到我爱罗他爹居然这么不靠谱。
  
  去到木叶北郊要路过一座小石板桥,小桥没有护栏,但也不算窄,谁知道罗砂能一脚踏空。
  
  由于背着二十公斤重的龟壳,罗砂下落速度非常快。
  
  可以想见,如果掉进河里,他就会像是被黑帮沉河一样,连挣扎都来不及挣扎,就朝河底沉去。
  
  “师兄!”
  
  水门反应很快,立刻放下可乐箱子,准备解掉龟壳下水救人。
  
  “笨蛋,等等我!”
  
  作为在涡之国长大的孩子,玖辛奈水性相当不错,她二话不说也要跟着水门跳下去。
  
  不过有一个人动作比他们都快。
  
  那就是塔姆。
  
  理论上,塔姆可以接受亚索的脑电波,做到真正的如指臂使。
  
  当然实际上因为亚索思维太过活跃,塔姆一般是按照语言命令行动的。
  
  不过这一次是紧急情况,亚索在脑海中出现了救人的想法后,塔姆立刻做出反应。
  
  只见它一个附身,张开血盆大嘴,巨舌鞭笞瞬间出口。
  
  又长又宽的大舌头好像是会追踪一般,迅速地朝下坠的罗砂卷去。
  
  这时候就看得出来,塔姆的舌肌果然非常发达。
  
  卷到罗砂后,塔姆一个蛤蟆甩头,把他轻松的向斜上方一抛,丢到岸上。
  
  “不愧是塔姆老师!”水门和玖辛奈长吁一口气。
  
  塔姆是正儿八经的在编教师,两人这么称呼它也没有错。
  
  不过老师和老师是不同的,学校老师的含金量完全不能和指导老师,也就是传业师父相比。
  
  “咦?师父呢?”
  
  见罗砂师兄只是因为惊魂未定而瘫坐地上,没有什么大碍,水门放下心来,却忽然发现,亚索师父居然不见了。
  
  玖辛奈也惊讶地道:“刚才师父不还在塔姆老师头顶上煮关东煮吃吗?”
  
  “啊嘞?”
  
  塔姆摸了摸脑袋,困惑的道:“亚索队长好像是说今天帮我烫头来着,人去哪儿了呢?”
  
  “一定是你甩头过猛了吧!”
  
  玖辛奈指着塔姆道:“你快去救师父啊,他虽然很厉害,但是背着一吨重的龟壳,一定会被淹死的!”
  
  “快看,师父在那里!咦?”
  
  水门指着河水中的某个方位,露出疑惑之色:“师父的龟壳怎么浮起来了?”
  
  “怎么可能,那可是一吨重的龟壳!”
  
  玖辛奈连忙朝着水门指着的方向看去,却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没好气的道:
  
  “真是毛毛躁躁的家伙,刚刚觉得你有点可靠,就搞这种乌龙,可靠什么的,果然只是错觉而已!”
  
  “没有啊,玖辛奈同学,我刚才真的看见师父了,他抱着漂在水面上的龟……”
  
  “波风水门!”
  
  一声师道威严的声音打断了水门的话:“这么浮躁不堪,为师平时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亚索一脸寒霜的站在水门身后,“砰”的给了他一个爆栗。
  
  “师父,你没事吧!”
  
  玖辛奈看到亚索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身后,脸上担忧的神色一扫而空,开心的扑在了亚索的怀中。
  
  亚索揉了揉玖辛奈的头顶,又再次给了水门一个爆栗:“你四不四撒?为师是什么身份,什么修为,什么忍者等级?怎么可能掉进河里?”
  
  “可我明明看见……”水门一脸懵逼。
  
  挨了两个爆栗倒是小事,可水门揉了揉自己天蓝色的大眼睛,完全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
  
  “莫非是中了幻术?”水门只能想到这个结论。
  
  “没错,就是幻术!”
  
  听到水门的低声呢喃,亚索眼睛一亮,立刻肯定的道:“你还记得忍者学校的校训吗?”
  
  “我不是天生强大我只是天生要强?”水门若有所思的道。
  
  “没错,就是这句话!”
  
  亚索点点头,道:“为师在学校里就多次说过,三身术什么的都是狗屁,内心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只要内心强大,信念坚定,就一定能无往不胜。”
  
  顿了顿,亚索痛心疾首的继续说道:“而你之所以会中这样的幻术,就是因为内心不够强大,没有坚定对为师的信念,没有无条件的相信为师。”
  
  “总而言之,在接下来的修行中,为师会时不时的穿插各种幻术试炼,你只要坚定信念,就不会被这些幻术迷惑,好自为之吧!”
  
  “弟子明白了!”水门一脸愧色,低头答道。
  
  “咦?这是……”
  
  水门低着头,忽然注意到,亚索老师的脚边隐隐有些水渍。
  
  “不会的,一定是幻术!”
  
  水门一脸坚定的抬起头,把目光投向远方:“哼,我波风水门是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的,这样粗浅的幻术已经骗不到我了!”
  
  与此同时,亚索指挥塔姆把死狗一样的罗砂拎了起来,巨大的蛤抓“啪啪”拍在他背上,让他恢复了清醒。
  
  “小罗子,你可知罪?”亚索寒声问道。
  
  “对……对不起,师父……”
  
  罗砂愧疚地道:“是我走路分神,给大家添麻烦了。”
  
  “这都是小事。”
  
  亚索摆了摆手:“你还是没有认识到自己最重要的错误!”
  
  “最重要的错误?”罗砂露出迷茫的神色。
  
  “真是个孽徒!”
  
  亚索恨铁不成钢地道:“就是你这个蠢货,把公司重要的资产丢进河里了!
  
  两箱可乐的十倍补偿款,你是要我通知你爹,还是自己提纯砂金还账?”
  
  罗砂平时用的磁遁砂金纯度并不高,一方面是由于提纯非常耗时耗力,另一方面,纯金的硬度非常低,不适合用来做忍术道具。
  
  “老师,我自己还钱吧,千万别告诉我爹,他有高血压……”
  
  罗砂指了指水门脚边的四箱可乐,哭丧着脸道:“不过,水门帮我搬了一半,所以我只搞丢了一箱可乐,没有两箱……”
  
  “哦?果然如此!”
  
  亚索点了点头:“好吧,那么你就把一箱可乐的二十倍补偿款准备好吧,耽误不少时间了,别磨蹭,继续上路!”
  
  摇了摇头,亚索忍不住怀念起了自己的恩师。
  
  团藏老师传授的数学知识,希望下一辈的木叶忍者们,也能传承下去吧……
  
  …………
  
  …………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