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女的特种医王 > 第1218章 修仙者

  推荐阅读:
  
  他不是普通人,是修仙者!
  “就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即使秦始皇想低调,也不可能连点附属建筑都没有吧,秦磊你是疯了吧,这不是在浪费我时间嘛。”
  云小白说完,便准备往回走,却被秦磊一把拉住。
  她的时间很宝贵,她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里,这个观点在秦磊说她盗的不是真的秦始皇墓的时候,她就萌生了。m.w.com
  “跟我来。”秦磊认真的看着云小白的眼睛,这不禁让云小白脸色一红,有些木讷的点了点头。
  云小白虽说懂的很多,但是那里亲生经历过有些事情,说白了,就是见过猪跑没吃过猪肉。
  就这样,秦磊拉着云小白,然后来到一棵树旁边。
  “还真是奇怪,那边只有枯草,这棵树竟然活的好好的,而且,看样子虽然不久,但肯定很值钱。”云小白张开手臂抱了抱这棵树,眼中满是高兴。
  这种树她没见过,所以一定很珍贵,而且不是小树苗,所以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这样也算没有白来。
  “这种树叫渐时树,渐是慢的意思,时是时间的意思,这种树生长的比较缓慢,一百年直径才增加一厘米,而且如果在墓地之上的话,可以让地下的尸体不腐烂”秦磊摸了摸那个名叫渐时树的树,深深的叹了口气,似乎是在怀念一个已故的旧人一样。
  秦始皇果然不会亏待自己,就算是去世了,也要让渐时树帮助他永葆青春。
  终究是我没有练就出长生不老丹,没能让你活到现在。
  “你怎么了?看起来不高兴啊?”云小白见秦磊不再说话了,眼神中还有些惆怅,便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于是便拍了拍秦磊的手臂问道。
  “不高兴?你说的你啊。”秦磊看着云小白勉强的笑了笑,然后在渐时树旁边寻找着可以通往地宫的机关。
  “啊!!!”云小白还没等接秦磊的话,便高声喊道,然后赶紧从包里拿出透明的玻璃瓶,里面是一种黑色的粉末。
  只见云小白连忙从玻璃瓶里拿出一点点粉末,然后撒到黑色像蟑螂一样的虫子上。
  “这是......尸虫?”秦磊看着那个躺在地上的虫子,周围还有一些绿色的液体,撒发出的气味很是难闻。他说的这句话,似乎是在问云小白。
  “没错,这就是尸虫。”云小白一脸,我是老师的感觉对秦磊说道。
  秦磊看着云小白,又开始好奇她手里的玻璃瓶子,到底是什么东西。
  “怎么样?我的黑驴蹄子很好用吧。”云小白看着秦磊,然后把她手里的瓶子放在秦磊的,然后继续说道“这可是我辛辛苦苦研磨成的粉末。”
  “有点用。”秦磊看着躺在地上的尸虫,然后对云小白说道。
  这句话是实话,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具备像他这样的能力,所以,云小白做成这个样子,已经不错了。
  “哎,什么叫有点用啊。”云小白看着秦磊喊道。
  这个粉末她辛辛苦苦的弄出来,到秦磊这里成了有点用?
  秦磊没有去理会云小白的话,他把所有的目光都转移到尸虫上,这个尸虫的出现,对于秦磊来说,简直就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因为这是去地宫最好的线索。
  秦磊顺着尸虫出现的方向,果然,找到了一个比较空旷的草地,虽说别的地方也很空旷,可是这里不一样,这块地大概有三四平方米的样子,土的颜色是黑色的,靠近后,明显感觉到这个地方的温度,比别的地方要低一些,甚至有一种冰寒刺骨的感觉。
  “这里怎么这么冷?”云小白见秦磊站在那块上不动后,便走到秦磊的旁边,双臂抱着自己,不停地在跺着脚,似乎很冷。
  “很冷么?”秦磊看着云小白这个模样后,便问道。
  这点温度,应该不至于冻成这个样子吧。
  “你不冷么?”云小白看着秦磊,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要是大冬天秦磊这个状态,她还相信是秦磊体质好不怕冷,但是这个温度,已经超越了冬天的温度,这何止是零下十几度的问题,这个温度估计已经到了零下七十多度了。
  “不冷啊。”秦磊无奈的耸了耸肩,然后很轻松的说道。
  他是真的没有感觉到冷,反而是靠近这块地之后,感觉全身十分清爽,就跟大夏天出去跑了五公里回到家了喝了一罐冰雪碧一样。
  “哦,那就好。”云小白说着,便伸手去脱秦磊的衣服。
  “你干嘛,看这里没有人,想劫色啊。”秦磊没想到云小白会这样大胆,直接上来去扒他的衣服,于是便往后退了几步,看着云小白略微不可思议的说道。
  云小白这个人,还真是一次次的给他一些所谓的惊喜。
  “劫什么色,我都冻死了。”云小白看着秦磊那副欠揍的样子喊道,接着想了一下,便一脸委屈用撒娇的语气道“你没感觉,那你把衣服给我呗。”说完,还对着秦磊可爱的眨了眨眼睛。
  秦磊见状,便无奈的脱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扔给了云小白。
  反正无所谓了,他对这个温度没有感觉,所以倒不如把衣服给云小白。
  “谢啦!”云小白穿上这个宽大的衣服之后,满意的对秦磊说道。
  秦磊见状,便问道“有铲子么?”
  “当然了,要不然怎么来盗墓。”云小白说着,便从背包拿出一个折叠的铲子,然后便开始行动。
  这块地,秦磊可以用内力打开,但是把内力耗费在这种事情上,实在是有些不值,况且,他还要保存体力,毕竟秦始皇的墓,可不是说进就能进去的,这其中的关卡,又有谁知道,反正他不知道。
  不久,云小白便挖开了一个很大的洞口,可是寒气,并没有随着泥土的离开而离开,温度反而更加低,有一种把人的骨头都要冻僵的感觉。”
  “你这是找的什么鬼地方,我这小身板,要是回去得了什么关节病,你要负责知道不。”云小白感受到一股阴寒之气扑面而来后,便连忙去了一边,然后对秦磊喊道。
  她这要是病了,要花多少钱,而且要少盗多少墓,这损失的不是一点两点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