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乱噬苍穹 > 第三十章 千里追杀 一

第三十章 千里追杀 一

    第三十章千里追杀(一)
  
      祖武星球天机阁十万大山一座洞府之外玄天最终没有磨过两个奇葩兄弟的软磨硬泡,玄
  
      天答应了做两兄弟的老大。原本就受伤极为严重的两人,听到玄天答应内心兴奋不已齐齐翻
  
      起白眼昏厥了过去。玄天连忙将一股股精纯的灵气渡入他们的体内,片刻之后二人齐齐慢慢
  
      苏醒过来,玄天将他们带入自己的洞府之内二人原本就是无依无靠之人,一个个又是戏精顿
  
      时感激涕零。
  
      看着伤势恢复大半的朱史和夏建仁两兄弟玄天感觉到自己的不足,一直以来炼丹炼器他都
  
      没有什么成就,一直不成专心的研究过。趁着两兄弟没有注意他瞬间走进混沌塔内,看着破
  
      败不堪的一层混沌塔内之前移植的灵药也要消失了大半,玄天的心中微痛。路过镇压饕餮的
  
      地方之时饕餮再也无从前的荣光只是愤怒的瞪着玄天。玄天看着灭世又成了一把断剑,连万
  
      御也是暗淡无光心中又是一阵心疼:“也不知道净化珠和还原珠在饕餮的肚子里怎么样了?
  
      会不会像灭世、混沌塔他们一样?还是”
  
      玄天在混沌塔中恢复一下消耗过多的灵气,体内诅咒符文再次躁动被他强行镇压。破碎的
  
      混沌塔堆积的众多颗粒小石头中的一颗颜色异常一阵轻薇的颤动,随后又恢复正常,玄天无
  
      意见看了一眼发现什么!
  
      玄天再次走出混沌塔看见已经恢复七七八八的两兄弟:“既然你们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那我们就此别过吧!”
  
      朱史、夏建仁二人听后很是伤心,双眼微红嘴唇不住地抽动:“老大这是嫌弃我们兄弟两
  
      个灵气低微,要赶我们走吗?”
  
      玄天看着楚楚可怜的两兄弟心中也是一阵泛酸不由无奈开口道:“不是我容不下你们,实
  
      在是情非得已,先前救你们之时我就感觉身后总有两双眼睛在无时无刻地注视着我,现在的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另外我刚刚发现周围有大批人聚集好像是冲着我来的!你们留在这里我没有能力护你们周全,你们还是早点投奔一个好一点的宗门。如若侥幸大难不死的话,我
  
      一定会找你们的,到时见你们不要嫌弃我这个老大就是。”
  
      朱史、夏建仁听完玄天的话当即各自拍着胸脯保证只要他们有一口吃的,就绝对不会饿着
  
      玄天。玄天听后也是一阵感动,原本想在混沌塔内挑一些灵药送给他们两个,转念一想他们
  
      不会炼药,拿着这些天材地宝太过招摇徒增杀身之祸。
  
      玄天看着这奇葩的兄弟两人在他的安抚下心情大好连忙开口问道:“你们准备去哪?”
  
      朱史极为尴尬摸了一下叽里咕噜的肚皮开口道:“剑宗”
  
      玄天虽然听慕灵燕父子讲过有些祖武星球的各派势力,但都只是轻描淡写并不是很了解。
  
      玄天看着朱史疑惑问道:“剑宗?可有什么奇特之处?”
  
      朱史极为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内心波澜起伏心道:“这个老大竟然连剑宗都不知道?不对,
  
      老大一定是在考验我,不过还好我平时爱好学习、交友广阔、文韬武略略有涉及”
  
      “啪”玄天站在原地一脸期待着朱史的回答,夏建仁看着发呆中的朱史一脸得意笑容上去
  
      就是一巴掌。
  
      朱史揉了揉被打的半红的脸刚想发飙却听到夏建仁怒斥道:“死胖子,老大问你话,你做
  
      什么春梦呢?”
  
      朱史狠狠地挽了夏建仁一眼心道:“昨天还叫人家小猪,今天又成死胖子了。你等着下贱
  
      人,今天的账我先记下来,以后慢慢给你算”
  
      朱史极为尴尬地挠了挠肥硕的脑袋极为谄媚道:“剑宗据说数百万年之前剑宗是祖武星球
  
      的第一宗门鲜有势力能够与之抗衡,虽然后来不知道怎么没落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闭关数万年的老宗主出山亲自主持宗门事物广招天下英杰,不论种族,只
  
      要有心习武的不论资质如何皆可加入剑宗。”
  
      玄天听后倒是对这个老宗主挺感兴趣的,天下分崩离析尔虞我诈,各族争斗不休这个时候
  
      他竟然胆敢广收门徒,难道不怕引火烧身?
  
      玄天神识探查一下越来越近的众人看着朱史、夏建仁道:“事不宜迟,既然你们有地方可
  
      去即刻动身吧!东南方向暂时安全你们从那里走,我就不送你们了,或者反而给你们徒增麻
  
      烦!你们多保重,我先去引开他们”
  
      玄天说完直接飞出洞府,朱史、夏建仁二人扯着嗓子喊道:“老大,你一定要活着回来找
  
      我们,我们会一直等你的!”
  
      大山深处一片茂盛的树林之内一个须发老者看着离开的玄天突然感叹道:“锄强扶弱、重
  
      情重义,不错,就是太弱了点,比不上我当年的万分之一呀”
  
      听到须发老者的感慨正在烤兔腿吃的一个老头突然打断讥笑道:“丹晨子你还要不要脸?
  
      你当年也只不过是一个捡粪放牛的武宗而已”
  
      丹晨子被烤兔腿的老头揭老底老脸通红反驳道:“器无双你个老匹夫,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个臭要饭的!就算我当年比不上他,现在的我随手都能拍死他,就像拍死你一样”
  
      器无双听到丹晨子的话立马翻脸道:“随手都能拍死我?你个老流氓,三天不打你上房揭
  
      瓦,今天我就替阁主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是老幼尊卑”
  
      “嘭”
  
      器无双话没有说完,丹晨子趁着器无双不注意一脚狠狠揣在“丹晨子你个老流氓你竟敢偷
  
      袭我,等老夫抓住你,一定要把你的头割下来炼成夜壶!”
  
      丹晨子极为挑衅地扭扭自己的屁股讥笑道:“你个老匹夫,你当我丹晨子会怕你呀?有本
  
      事先追上我再说,来呀来呀”
  
      器无双看到丹晨子的挑衅极为恼怒,一时间二人你追我敢,器无双一道道愤怒的火球向丹
  
      晨子砸去,奇怪的是周围没有溅出一滴火星好似二人从来不曾来过似的。
  
      十万大山内玄天看着一个个阴阳宗弟子、雷族弟子手持自己的画像心中不觉纳闷道:“阴
  
      阳宗也就罢了,毕竟杀了一个他们的少主他们要报仇情有可原,但是一个个胸前纹着雷字的
  
      雷族众多家族子弟来寻我做什么?我什么时间和雷族有过过节了?”
  
      也难怪玄天会想不通,当初天机子宣布玄天为下一任继承人之时丝毫没有雷族的脸面,雷
  
      族长老雷千秋向雷族族长雷动添油加醋的禀告,雷族族长雷动大怒派遣众多家族子弟誓要将
  
      玄天抽皮拔筋。
  
      当初天机子宣布玄天为天机阁的少阁主时并未公开玄天的画像,雷族竟然在数天之内找到
  
      玄天的画像并且连他的藏身之地也猜测出七七八八,可见雷族的势力之大。
  
      阴阳宗虽然得到玄天的画像,但是他们并不知道玄天的名字。阴阳宗能够得到玄天的画像
  
      凭借的是阴阳宗宗主阴厉在他被杀的儿子阴十三体内留的一道秘术而已。
  
      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玄天有些头大,蚊子虽小但可以噬象。他隐藏形迹看到一个单溜的雷
  
      族先天级别雷族子弟心中大喜,他慢慢地接近那个雷族子弟。
  
      “噗”元婴龙腾九品的玄天一掌将那个雷族子弟震死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玄天快速地扒
  
      下自己的衣服,换上雷族子弟的衣服,殊不知玄天的小把戏早被在远处合体龙腾九品的雷家
  
      长老雷现看在眼里。
  
      雷现远远地跟在玄天的后面默不作声,他想看看这个被天机子看中的少阁主到底有什么能
  
      耐?作为雷族一个旁支一个有心计却不受重用的长老雷现可不像那些核心家族长老那样认
  
      为天机子只是为了打压、羞辱雷族故意选出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子来,若是如此那天机阁怎么
  
      可能与世长存实力也是与日俱增?
  
      “啊”玄天将自己的实力压制到先天龙腾九品看着一个单溜的雷家家族子弟一剑刺穿
  
      他的心脏发出一声惨叫。
  
      雷族长老雷现冷笑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作为旁支一个不受重用的长老,什么脏活、累活、
  
      危险系数大的他都必须参加,平时一个族中一个核心长老弟子的弟子的朋友的弟子的子弟都
  
      可以对他大呼小叫,他早就看这些平日高高在上的核心弟子不顺眼了,若不是顾忌族中规矩
  
      他早想动手了。
  
      听到惨叫声众多雷家家族子弟连忙向玄天这样聚集,玄天用被自己刚刚刺穿心脏雷族子弟
  
      的血敷在自己的脸上然后抱着那个已经死了雷族子弟痛苦。
  
      “何人所为?”
  
      佯装痛哭流涕的玄天使劲挤了几下自己的眼睛却怎么也挤不出眼泪,心中暗骂一声地上已
  
      死之人,偷偷吐了一口吐沫抹在血液已经干涸的眼角两边不住抽搐哽咽道:“是是
  
      是阴阳宗的弟子杀了我们雷族的人”
  
      “我是雷族三少主雷闪,你可不要信口胡说”
  
      玄天抬头看了一眼密密麻麻人头的为首之人,一个身穿白衣姿态轻盈眼睛毒辣一脸深沉的
  
      中年男子出现在他的眼前,玄天看到中年男子第一眼就感觉到此人不好对付。玄天用衣袖呼
  
      啦一把眼角的“泪水”信誓旦旦道:“三少主,小人敢用脑袋担保绝对阴阳宗的弟子干的,
  
      他们他们还说”
  
      雷闪看着吞吞吐吐的玄天厉声责问道:“他们还说什么了?”
  
      玄天故作小女儿姿态不敢看着雷闪的眼睛极为胆怯道:“小人不敢说”
  
      雷闪看着玄天知道是阴阳宗在说自己的坏话对玄天承诺道:“说吧,恕你无罪”
  
      玄天极为感激看着雷闪好像自己总算见到一个明主似的:“他们还说三少主连给他们提鞋
  
      的资格都没有,还说就算遇到少主也是照杀不误”
  
      雷闪听到玄天的话眉头紧皱盯着玄天,试图想从他的脸上找出破绽判断玄天话的真假,可
  
      惜玄天白皙英俊的脸庞布满乌血根本无法看清。
  
      正在此时雷闪身边一个身材矮小皮肤黝黑的汉子看着盯着看玄天久久不语的雷闪道:“三
  
      哥,家族的规矩你我都知道,他一个小小护卫是绝对不敢说谎的,现在的问题是阴阳宗的人
  
      杀了我们雷家的人这件事情到底应该怎么办?而不是在这里逼问一个小小的护卫”
  
      雷闪看了一眼身材矮小皮肤黝黑之人沉声道:“四弟,我只是想把这件事情彻底搞清楚而
  
      已,万一要是弄错了,引起什么误会那就不好了。我们如果不弄明白了就动手杀人,搞不好
  
      会引起宗门开战,到时候就不是简单的几句逼问就可以说的清楚了,我们都付不起那样的责
  
      任。四弟啊,你呀做事就是太心急!”
  
      此时十万大山深处不受家族族长重用的雷现一阵阵阴森森冷笑道:“看来,我得做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