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乱噬苍穹 > 第二十九章 奇葩兄弟

第二十九章 奇葩兄弟

    第二十九章  奇葩兄弟
  
      祖武星球南部天机阁由于是靠两个丹、器炉鼎照亮,所以没有夜晚。丹、器炉鼎需要具
  
      有火属性之人二十四小时不断注入灵气才可以维持丹、器炉鼎的运转,反是生活在南部天机
  
      阁区域的每年必须要缴纳一定的灵石或者是每年至少为丹、器炉鼎注入一天的灵力。
  
      洞府数百米之外夏建仁一脸愤怒地看着一脸洋洋自得胜券在握的阴十三:“我就看不惯你
  
      这种小人得志的样子,今日若是能够活着出去一定会将你和母猪配种的事情编成三百集评书
  
      在天机阁售卖!”
  
      朱史听到夏建仁的话嘴角一阵抽动,附在夏建仁耳边低声责问道:“不是说好了?你说几
  
      句服软的话我求他放过我们?你这不是火上浇油?你这是在干什么呀?和你做兄弟那么多
  
      年你从来都不能为我想想么?”
  
      朱史圆肥的大脸一张口就像一颗颗不断跳动的音符跌宕起伏看起来十分滑稽,可是说着说
  
      着竟然嘤嘤哭泣了起来。
  
      夏建仁从小朱史相依为命,每次有事胖子都是第一次站出来帮助他,胖子皮糙肉厚每次都
  
      是胖子替自己挡着,自己先跑。每次胖子不管受伤多重总是笑呵呵的,夏建仁还免不了一顿
  
      贱骂。
  
      夏建仁哪里见过今天这阵势呀?听到胖子哭泣夏建仁心里也有些泛酸拍了拍忍不住安慰
  
      道:“小猪,对不起,你也知道哥一向嘴贱习惯了,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说出来了!你放心,
  
      哥今天就是拼了性命也会保你一条命!这么多年厮杀都是我先跑你来殿后,看着每次你受伤
  
      哥心中其实比针扎还要难受,但还是忍住嘲笑你!哥就用这条换你今生的相融以沫之情,你
  
      先走十三小儿,你大爷来了”
  
      夏建仁一掌将朱史送出柳三、柳四的包围圈,先天虫舞二品的夏建仁一剑逼退身前几个先
  
      天虫舞一品的阴阳宗弟子避开先天虫舞三品的柳三、柳四直接向先天虫舞一品的阴十三杀
  
      去。
  
      阴十三完全遗传其父的鹰嘴鼻,在听到夏建仁辱骂自己的话时不断向柳三、柳四咆哮:“杀
  
      了他们,将他们的手脚全部给我剁下来,把他们做成人彘!”
  
      柳三、柳四看到杀向阴十三的夏建仁吓的一头虚汗连忙紧随而来奋力拦截,这个阴十三虽
  
      然能力不怎么样,但是长的像极了其父阴阳宗宗主阴厉,所以阴厉平时对他宠爱有加,能骂
  
      的绝不动手,加上阴厉此人极为护短很少有人胆敢对这个阴阳宗的少主下毒手。柳三、柳四
  
      原本以为自己这个少主和他们开玩笑没想到彼此都动了杀心,两人一时失神竟被夏建仁钻了
  
      空子。
  
      “嘭”柳三、柳四毕竟是两个先天虫舞三品级别的高手,速度比夏建仁快上那么一点,加
  
      上二护住心切调动体内一切灵力终于追上正要举剑怒劈阴十三的夏建仁,柳三、柳四一左一
  
      右愤怒打出一掌将夏建仁打的吐血倒飞。
  
      “噗”突然被夏建仁一掌送出包围圈的朱史看着吐血倒飞的夏建仁,本能的飞过去接住夏
  
      建仁的身体,朱史接住夏建仁的一刹那被柳三、柳四两个先天虫舞三品愤怒一击残留的力量
  
      撞的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却还是不愿松开怀抱夏建仁的双手。
  
      朱史将从空中接住的夏建仁放在地上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极为关怀地问道:“建仁,你怎
  
      么样了”
  
      夏建仁刚想开口说话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朱史连忙拍拍他的胸口给他顺顺气又用自己
  
      的袖子给他擦拭一下嘴角的溢血。夏建仁感觉舒服一点突然甩开朱史的手厉声责问道:“我
  
      费那么大力气才把你送出去,你为什么又回来了?”
  
      朱史双眼泛红眼泪不住地往下流,他一边用衣袖沾着不断流下的泪水,一边哽咽道:“大
  
      哥,我刚才不该责怪你,这么多年风风雨雨都在一起突然,在我准备离开的一刹那突然发现
  
      若是没有你以后我想吃饱都困难。我知道你在外面总是和别人打架是为了给找吃的,总
  
      是自己饿着肚子,把你的食物留给我吃。我每次都想着给你留点的,可我总忍不住对
  
      不起呜呜呜”
  
      被朱史一番煽情的语言一说,原本就感情丰富的夏建仁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道:“二弟,
  
      都是大哥没用,总想给你最好的,可是连吃跑都不能满足到头来反而连累你与我一起
  
      丧命于此”
  
      阴十三被夏建仁刚刚那一剑的杀意所吓倒,刚刚缓过神的阴十三,看着抱头痛哭的两兄弟
  
      忍不住拍着手走过来奚落道“啪啪啪,真的好感人呀!说的我的心都快要碎了”
  
      朱史、夏建仁二人听着阴十三的话回过头来怒视着阴十三,阴十三看着二人的目光吓的本
  
      能后退几步恶狠狠地道:“下贱人、猪屎还真是物以类聚,既然你没吃过饱饭,今天你阴爷
  
      就成全你。你几个把这个下贱人剁碎喂这头蠢猪!”
  
      夏建仁看了阴十三等人一眼转头对着朱史冷声道:“二弟,扶我起来即使死我们也要拉几
  
      个垫背的!”
  
      阴十三看着虽然受伤但是眼中依然杀意滚滚的夏建仁不自觉的又往后退了几步,他一脚踹
  
      向护在自己身前柳三、柳四二人大骂道:“你们这两个蠢货还不赶快给我杀了他!”
  
      隐藏在暗处的玄天默默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只从闭关而出他总是感觉有两双眼睛在盯着
  
      自己,神魂探查之下却又毫无所获。
  
      夏建仁刚被朱史扶起来,柳三、柳四便一左一右向夏建仁攻去,朱史看着袭来柳三、柳四
  
      二人连忙开口提醒道:“大哥小心”
  
      “嘭嘭噗噗”朱史担心受伤的夏建仁来不及躲避,他抱着夏建仁一转身对调一下
  
      位置,柳三、柳四二人双掌结结实实地打在朱史的后背之上,朱史一口鲜血喷在夏建仁的脸
  
      上二人双双吐血倒飞。
  
      躲在暗处的玄天看着眼前的情景也不管暗中盯着自己的那两双眼睛在不在自己的身后,纵
  
      身一跃站在朱史、夏建仁的身边拦住想要赶尽杀绝的柳三、柳四二人。
  
      看到即将要大功告成的柳三、柳四,阴十三内心激动不已差点喊出来。阴十三一脸不善看
  
      着玄天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哪里来的小杂种?再不让开,小爷连你一起剁了喂狗!”
  
      玄天冷笑看着这个鹰鼻子、鱼眼睛、宽嘴吧、猴腮帮阴十三:“你们走吧!趁我没有改变
  
      主意之前”
  
      玄天故意露出先天虫舞二品的气势,朱史、夏建仁二人看到只有先天虫舞二品的玄天扎挣
  
      着坐了起来连忙开口劝道:“这位兄台,你的情我们兄弟二人领了,若有来生我兄弟二人必
  
      当衔草结环报今日之恩,你打不过他们的你还是走吧!你正直青春年少,以你的资质破丹之
  
      日指日可待,我们兄弟不想再连累你!”
  
      玄天回头淡淡一笑越看越是觉得这两个人很是有趣,阴十三早就等的不耐烦了,看着丝毫
  
      不把他放在眼里的玄天气的一双死鱼眼翻来翻去、一张脸慢慢发紫阴森森道:“走?都这个
  
      时候了还想走?想往哪里走?把他们的神魂全部给抽出来,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原本玄天对南宫飞雪的事情一直是耿耿于怀,此刻再次听到阴十三要折磨他的神魂怒火冲
  
      天而起:“你找死!”
  
      “噗噗噗噗”愤怒的玄天直接爆发出元婴龙腾九品的实力一拳将眼前的众人直接
  
      轰成渣,原本暗暗为玄天担心的朱史、夏建仁两兄弟瞬间傻眼。
  
      “叮铃”一阵清脆的响声引起玄天的注意,玄天看到在山间跳来跳去一块方形铜牌,
  
      心中的直觉告诉他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铜牌,他刚才愤怒一击力量有多大他自己非常清
  
      楚,他连忙跑过去查看。
  
      朱史、夏建仁两个难兄难弟背靠背愣在那里,玄天刚才一击太让他们震惊久久没有缓过神
  
      来。此时距离两个难兄难弟数百米之外,谁都不曾发现一丝丝黑气缓缓聚集在一起随风飘散
  
      不知所踪。
  
      片刻之后,夏建仁终于率先缓过神用后背顶了几下还在失神之中的朱史,清醒过来的两兄
  
      弟嘴里叽哩嘎啦的一直没停过,不知道在商量些什么?
  
      玄天跟着那块巴掌大的方形铜牌转了数百座大山终于将他拿在手里,他翻来覆去观看始终
  
      没有发现什么端倪索性直接将他仍在混沌塔中,他相信就算是铜牌有什么问题万御、弑神他
  
      们也会帮着自己解决的。
  
      收拾完方形铜牌的玄天连忙回到朱史、夏建仁的身边,两兄弟看到玄天的到来一个抱住他
  
      的大腿,一个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玄天看着二人不解问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夏建仁死死地抱住玄天的大腿不敢松开听到玄天的话抬头看了一眼:“你救了我们两兄弟
  
      的性命,我们要认你老大,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你的小弟,无论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绝不半句
  
      怨言,如有违背五雷轰鼎而死!”
  
      “轰”夏建仁的话刚说完一道闪电瞬间劈向他的头顶,好在玄天反应及时帮他抵消几
  
      乎全部的力量,夏建仁虽然没有受伤但是一脸狼狈之像,头发炸开嘴里冒烟。
  
      朱史嘴里不停责备夏建仁的嘴贱引来雷劈,玄天心中冷笑他清楚的感应到那道雷劫是冲自
  
      己来的,只不过是他体内的诅咒符文为了自保将祸水东引而已,玄天心中不断地想着到底是
  
      谁在向自己下手!
  
      祖武星球西南方向紧邻天机阁的阴阳宗内一个身穿御女图案服饰的宽嘴猴腮鱼眼鹰鼻的
  
      白发老者突然发出阵阵咆哮声,门内众多弟子连忙跑去查看缘由片刻后阴阳宗众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