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乱噬苍穹 > 第二十五章 天机阁

第二十五章 天机阁

    第二十五章  天机阁
  
      深山黑暗中十几个黑衣为首的男子双臂环抱在胸前,戏谑地看着玄天的一举一动,丝毫不
  
      担心他会耍什么花招!他在等玄天向他开口求饶然后在狠狠地拒绝他,他在心里不断幻想着
  
      玄天如何向自己求饶,自己怎么样慢慢地折磨死玄天,他最喜欢看到别人无助的绝望的表情,
  
      他很是享受这种快感,看着别人痛苦哀嚎满地打滚生不如死的活着是他今生最大的乐趣,他
  
      感觉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才是他最大的快乐,最大的成就。
  
      白衣女子被这种诡异的气氛所压抑着几乎喘不过气来,看着白衣女子惴惴不安的表情黑暗
  
      中为首男子露出了欣慰的表情心道:“总算不负所望,看着你们挣扎而又无可奈何的样子真
  
      是让人兴奋!”
  
      黑暗中玄天打出一个小火苗,鼓起勇气来到受伤白衣女子面前柔声道:“你师弟他们还有
  
      救?或许你说出来的话或许我可以帮点什么忙!”
  
      白衣女子用手背擦去嘴角边已经干涸的血迹,把剑插在地上扶着站了起来怒视着黑衣众人
  
      冷笑道:“救?怎么救?想救的人没办法,有办法的不会救!”
  
      白衣女子冷漠的声音如寒冰之刃句句扎在玄天的心窝上,美貌无双的冰雪容颜让玄天不敢
  
      直视,玄天手指着那群黑衣男子问道:“你是说他们可以救活你的师弟?既然事情明朗了不
  
      就简单了?你等着我让他们救你的师弟!”
  
      白衣女子想要开口阻止玄天但是体内伤势让她一阵气血翻涌说不出话来,正在这时玄天指
  
      着黑衣男子众人开口道:“你们想活命的话就把他们四个救活,今日我放你们安然离去,若
  
      是他日再让我碰到你们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就休怪我无情了!”
  
      为首黑衣男子一直在遐想玄天如何下跪祈求自己放过他的狗命,此时玄天的话犹如晴天霹
  
      雳。他怒极反笑,黑纱之下的脸不断变换着,一双毒辣的眼睛里火光不断炸响。
  
      玄天虽然看不清黑衣男子的面目,但是看到黑衣男子的愤怒喷火的眼神心中冷笑道:“我
  
      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没有把握住!”
  
      “你一个先天级别的小杂种也妄想给本少主讨价还价,是谁给你的勇气?原本本少主还打
  
      算让你死的舒服一点,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把你的神魂抽出来每日烈火焚身,让你鬼哭
  
      狼嚎,让你痛不欲生”
  
      为首黑衣蒙面男子的愤怒咆哮的声音传入玄天的耳朵里,玄天站在那里看着他手舞足蹈越
  
      说越亢奋感觉有一丝滑稽可笑。玄天极为无视地斜着瞟了一眼为首的黑衣男子厉声道:“一
  
      个年过六旬的元婴老流氓还少主?你妹的,你还能不能要一点脸?区区虫舞九品的跳梁小丑
  
      在本少爷的面前大放厥词,你在本少爷的眼中就是一个笑话,你这样的货色本少爷一把掌拍
  
      死一个!”
  
      玄天虽然极为无视黑衣男子但是也不敢怠慢,神魂早已经悄悄地扫视过为首黑衣男子,他
  
      发现元婴虫舞九品的黑衣男子身体强度竟然也达到了下品灵器,防御是自己的数倍。
  
      白衣女子瘫坐在地上原本想劝玄天说几句软话不要管她保住小命,听着玄天一句比一句锋
  
      利的话,这是要彻底惹怒黑衣男子呀,气急攻心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听了玄天话和对自己极为藐视的目光的黑衣男子双眼喷火,面纱下一张脸变得狰狞扭曲,
  
      整个人咬牙切齿咆哮道:“小杂种,我不得不承认,你成功的激怒我了,本少主定要将你碎
  
      尸万段、永世不得超生!”
  
      “噬魂烈火焚天”
  
      玄天看着十万惨死的冤魂像从地狱爬出的恶鬼极为贪婪残暴,从地上不断地涌出来相互吞
  
      噬着从下方向自己奔袭而来,漫天神魂燃烧的魂魄像一条条狰狞的毒蝎从上方向自己的魂魄
  
      袭来。玄天看为首黑衣男子这阵型分明是欲除自己而后快索性也不再留手冷笑道:“今日本
  
      少爷就替天行道,除了你这个恶魔,顺便教教你怎么做人!”
  
      “万兽咆哮吼吼吼吼御”
  
      玄天直接爆发出合体龙腾九品的神魂操控万兽咆哮,只见滚滚兽吼声如春雷炸响荡漾起阵
  
      阵涟漪向四面八方而去,此时地底不断涌出来的残暴神魂立马想要抱头鼠窜,可是滚滚兽吼
  
      声已经将他们全部淹没失去反抗力,紧随而来紫色御字符文立马将他们全部吞噬,一道道残
  
      魂出现玄天脑海的御字符文之中。
  
      滚滚玩兽咆哮声不断向四周扩散着像春雷似的在漫天燃烧的魂魄中脑海炸响,漫天燃烧的
  
      魂魄顿时发出阵阵凄烈的惨叫,同时更加疯狂地燃烧自己的灵魂向兽吼声扑来。玄天看着一
  
      个个燃尽即将消散的灵魂竟然向自己露出一丝感激和解脱的笑容,心里如打翻了五味**很不
  
      是滋味。
  
      “嘭”滚滚万兽咆哮怒吼声通过重重障碍终于在为首黑衣男子一行人脑海中炸响,
  
      合体龙腾九品的威压就让他这个元婴虫舞九品高手神魂颤抖,十四个金丹龙腾五品的黑衣人
  
      神魂瞬间重创,紧随而来的御字符文在即将控制他们的一刹那集体全部自曝。
  
      玄天心中微微震惊,自从御字符文改进之后还没有控制不了的人,比自己低那么多等级的
  
      人竟然还可以自曝,白衣女子此刻更为震惊,原本以为玄天是累赘却没想到他竟然将金丹龙
  
      腾五品的高手逼的自曝,一双明眸在玄天身上不断流转试图想发现些什么。
  
      玄天看着不断吐血的为首元婴虫舞九品的黑衣男子不要似的扔出一道道符咒抵抗着万兽
  
      咆哮之声心中冷笑不断:“元婴龙腾八品都被御字符文控制死死的,花样再多就算不能掌控
  
      你的神魂,要你的命还是足够了。”
  
      “万兽咆哮吼吼吼吼御”
  
      滚滚万兽咆哮声在空中荡漾出阵阵涟漪,在即将在为首黑衣男子脑海炸响的刹那间一个身
  
      穿黑衣尖嘴鹰眼的白发老人出现在为首黑衣男子面前,一掌将玄天的阵阵万兽咆哮声驱散。
  
      为首黑衣男子看着鹰眼老人咆哮道:“大长老,请为魂诛杀了此人!此子今日不杀日后必为后患!”
  
      “啪啪”
  
      “没用的东西,你给我闭嘴,老夫怎么做事用的你教?”
  
      鹰眼老人听了魂诛的话,很是愤怒地给了两巴掌,魂诛摘下面纱一脸怨毒地看着玄天。
  
      那个尖嘴鹰眼的白发老人眼睛像一条毒蛇一样盯着玄天道:“年轻人,得饶人处且饶人,
  
      今日我不杀你们,你们走吧!”
  
      玄天看着突然出现的鹰眼老人随手一掌打破自己的万兽咆哮声,玄天虽然很震惊,但是并
  
      没有表现出来。他指着那个受伤的魂诛开口道:“前辈,果然是识大体之人,你也看到了,
  
      我有心放他,他却与除我而后快。走可以,不过他今日必须要将我的这几位朋友复活,或者
  
      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必死无疑!”
  
      鹰眼老人被玄天咄咄逼人的太多彻底激怒很快就露出了本来面目,他面目狰狞阴阴森森地
  
      道:“一个小元婴龙腾九品的小杂种竟然还敢威胁老夫,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玄天看着本性暴露无疑的大长老冷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不是你的本尊吧,一丝残
  
      魂三言两语就想吓退我,老杂毛你想的还真是美,今日若是不按照我说的做,你也休想走!”
  
      大长老被玄天说中自己的短处眼中杀意盎然,万千银发无风自动。大长老原本想用自己的
  
      一丝残魂吓退玄天,顺便将玄天功法弄到手。因为他留在魂诛体内的一丝神魂能扛过大乘龙
  
      腾九品的全力一击,可没有想到的是挡下玄天万兽咆哮力量几乎消耗殆尽,对于玄天他很是
  
      感兴趣。此时玄天不仅不上当还屡次三番的咄咄逼人,一时让他有些骑虎难下。
  
      玄天看着大长老一张尖嘴露出丝丝邪笑暗道不妙,但不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他不能这
  
      样处处被动着,等着敌人给自己答案,他决定先发制人。
  
      “万兽咆哮吼吼吼吼御”
  
      “老杂毛你敢!”在玄天全力施展万兽咆哮的瞬间,大长老直接瞬移来到了白衣女子身边,
  
      玄天想就她已经来不及。
  
      “嘭”玄天飞速来到还在用符文抵抗万兽咆哮的魂诛面前,一掌打在他的后心,像死
  
      狗一样的将他摔在地上。
  
      大长老看着被擒获的魂诛眉头紧皱,内心不断地盘算着什么。他看着玄天轻笑道:“只
  
      要你把你的功法交给我,并且自废武功我就放了她!”
  
      玄天看着大长老单手卡主白衣女子的脖子一副终于拿住自己的把柄了春风得意的样子
  
      淡淡地道:“自废武功倒是简单,至于功法想都不要想!”
  
      大长老点点头同意了,心中暗道:“只要你自废武功,还怕你不交出功法?”
  
      二人相互不信任,最后只能签订契约。白女子听着玄天为了救自己自废武功,她告诉玄
  
      天大长老的话不能信,由于被大长老紧紧地卡主脖子说不出话来,又急又气眼泪不住的往
  
      下流。
  
      玄天和大长老分别在契约书上注入自己的一丝神魂,签好的契约立刻变成一道流光消失
  
      在天际中,两人眼神迷离默默算计着什么。
  
      看着消失不见的契约大长老心中大笑不已:“小杂种,姜是老的辣,看老夫怎么玩死你!”
  
      “契约签约好了,该你履行约定了,自废武功吧!”
  
      玄天此时唯唯诺诺地道:“这样不太好吧?我要是履行契约我怕你会后悔!”
  
      大长老一脸不善看着玄天,在白衣女子使劲比划一下,白衣女子一脸痛苦。
  
      看着大长老的威胁之意,玄天心中冷笑:“这都是自找的!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啊”
  
      大长老看着玄天一脚一脚使劲踢向魂诛的丹田不由得愤怒咆哮:“小杂种,你在做什
  
      么?”
  
      玄天回头头尴尬一笑道:“履行契约,可惜他的皮太厚,我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废了。
  
      你不用谢我了,举手之劳而已!”
  
      大长老看着被废丹田的魂诛瞬间苍老瞬间苍老数十岁怒不可遏,刚想对白衣女子下杀手
  
      头顶一道雷劫呼之欲出,他连忙放下*劫才慢慢退去。
  
      “啊”大长老愤怒地掐着白衣女子的脖子将他抛给玄天,玄天连忙接住白衣女子,
  
      看着白衣女子脖子留下的深深抓痕,玄天一脚将魂诛踢给大长老。
  
      看着火冒三丈的大长老玄天贱笑道:“这下怕是真废了,不过你尽管放心,将来贵少主
  
      成亲之时玄某乐意代劳,绝不索要任何恩惠!”
  
      大长老怒哼一声扶起魂诛,玄天询问白衣女子的伤势却听到:“我早已中了魂诛的噬魂
  
      咒,最多活两年的时间,刚刚大长老又给我下了生死符,现在我最多数十天了!”
  
      玄天听后立刻截住两人的退路咬牙切齿道:“老杂毛,交出解药我放你们安然离去,或
  
      者我保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解药你休想,老夫就是要让看着她亲眼死在你的面前!待我将少主送回族内”
  
      “不交出解药你还想走?万兽咆哮吼吼吼吼吼御”
  
      “你”看着滚滚而来的万兽咆哮声,大长老连忙竭力抵挡却没想到魂诛体内也传来
  
      万兽咆哮声,御字符文紧随而至。
  
      玄天看着大长老一脸震惊的表情冷笑道:“你猜对了,我在他体内做了手脚”
  
      “嘭”如玄天所想一样在御字符文即将控制魂诛的一刹那,魂诛突然爆体而亡。
  
      在魂诛爆体的刹那大长老朝玄天咆哮道:“小杂种,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
  
      断嘭”
  
      玄天看着魂飞魄散的二人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两败俱伤,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呢?”
  
      西北大陆密室之中一个白发尖嘴的鹰眼老人脑海中突然传来玄天的画面:“逆子,伤我
  
      魂魄,老夫定要你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