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女阿青 > 第五百零七章 还有谁来

第五百零七章 还有谁来

    “你家阿青?”
  
      长须老者用古怪眼神看了欧宗老一眼,心想这小姑娘也不姓欧,什么时候就成你家的了。
  
      欧宗老看出了这人眼神的含义,侧着脸呛道“怎么不是我家的了,你刚才没看出阿青使得是鱼龙舞吗,那可是我家那混小子的绝学,阿青连鱼龙舞都会了,不算那小子的徒弟也算半个徒弟了,当然是我欧家人!”
  
      长须老者闭嘴不言,但心中还在腹诽。
  
      这几十年间你说了多少次已经把你家小子逐出家谱,现在来了个有天生剑心的丫头就又都成你家的了,还真是好坏都凭你一张嘴。
  
      在两人交流时,阿青和林七七的比剑也已经告一段落。
  
      林七七手中软剑不断颤抖发出轻鸣,但这并不是林七七自己故意而为,而是刚才她缠上阿青长剑时,阿青长剑上突然爆出一股震荡,直接将她软剑震开,连带她的右臂现在都只能使出六七分力量来。
  
      “那是什么?”
  
      林七七收起软剑,向阿青走来。
  
      “不比了?”阿青见状也把飞雨插回腰间剑鞘。
  
      “再比下去就不是比剑,而是生死之斗了,我剑术的精髓是杀人剑,想必你也看出了。”
  
      阿青微微点头,林七七的剑术确实和她的外貌天差地别,那软剑剑剑只取人要害,而且角度诡谲,专打人出其不意。
  
      “你是如何做到的?”
  
      林七七想了半天还是疑惑不解,那股力量堪比武势,但她又清晰感受到阿青身上并没有动用非凡之力。
  
      “啊,你说那个啊。”阿青坦然告知了林七七关窍“你的软剑确实灵活异常,但你的软剑攀上我的剑时却有一股轻微的震荡,我只是甩动手腕,让我的剑身也发出一股相反的震荡,震荡相撞,你的软剑自然就被震落,而且其力还会反噬于你。”
  
      听完内情后林七七眉头皱的更紧,她竟全然不知她这一招还能被如此破解。
  
      在与他人比剑时这一招银蛇攀剑几乎无招可解,除非硬抗不然只能败下阵来,林七七也认为自己可以靠此招立于不败之地。
  
      但今日阿青却给她敲了一个响钟,无论是再精妙的剑招,都会有相应的破解之法。
  
      “这是你的剑招吗?”
  
      “剑招?”阿青侧头“不是啊,我只是看到你这一招后当下就反应过来,见招拆招罢了。”
  
      林七七转过头去,不让阿青看到她脸上不甘的表情。
  
      她辛辛苦苦练出的绝招竟然就被一句见招拆招给破解了!
  
      “今天我可不算输你!只是不想伤了和气而已!只能算平手!”林七七像只小兽一样对阿青恶狠狠道。
  
      阿青看着林七七这样倒觉得更有意思,摆摆手道“自然,比剑而已,胜负没那么重要。”
  
      “有机会…一定要真正比一次!”
  
      林七七皱了皱鼻子,满脸的不服气,但她心中却也开始佩服起阿青,抛弃剑术不说,能够在第一时间判断出敌人的进攻方式并且破解的,无论用什么兵器,都算是顶尖的武者了。
  
      “哎呦,一品侍剑人也来这里练剑啊?稀客稀客。”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阿青和林七七同时看去,只见之前那个刻薄长相的青年又走了过来。
  
      “风天扬,你到底想干嘛?”
  
      “不干嘛,只是看你们在这比剑,见技心喜,就多看了会而已。”
  
      不像上次,这次风天扬终于正眼看向阿青“这位姑娘剑术不错啊,可以将我们的‘一品侍剑人’压入下风。”
  
      风天扬在一品侍剑人上加重了语气,分明在嘲讽林七七居然在外人手里吃了亏。
  
      “哼。”林七七抱臂把头转向一边,没有反驳什么,技不如人是真,她倒也输得起。
  
      “承让而已。”阿青淡淡对风天扬伸出手“这位侍剑人既然看了这么久,不如我们也比比?”
  
      风天扬明显讶于阿青竟然提出要跟他比剑,而且他们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他人的注意,周围几个田格内的侍剑人都停下练剑,转向他们好奇注视。
  
      风天扬和林七七都是锻剑峰上的风云人物,他们彼此不对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如今居然还有个第三人参与进他们的争端,一下引起了大家的好奇。
  
      “嗯?那边是怎么了?”
  
      始终在关注阿青的欧宗老和长须老者也察觉到了那边的骚动,两个老者目力不减,一下就看到现在是阿青和风天扬在对峙,两个老者对望一眼。
  
      “看来你家这天生剑心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
  
      …
  
      风天扬抿紧嘴唇,他也感受到别人投射在他身上的目光,现在他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能硬着头皮应下阿青的邀约。
  
      “比就比!”
  
      众人哗然一声,给两人让出了一个田格。
  
      阿青站立其内,风天扬抽出佩剑,长剑点地,竟是把重剑。
  
      “呵呵,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我这剑乃名坎山,重俞百斤,若是等下一不小心被砸伤,我可不负责。”
  
      阿青淡淡看着风天扬,等他说完后身形一淡,一下出现在风天扬身前。
  
      “不要说废话了。”
  
      …
  
      “哇!”
  
      “嘶…”
  
      “啧啧…”
  
      众人围住那个田格,不时有各种声音从人群中传出,两个老者伸长脖子想要看到里面的场景,但除了对剑的铿锵声外,其他什么也看不到。
  
      “里面怎么样了啊…”
  
      不仅欧宗老着急,就连长须老者也对这场比剑的结果好奇不已。
  
      “哗…”
  
      又是一阵哗然,人群自动散开一条道路,只见风天扬拖着重剑从人群中走出,欧宗老和长须老者一下就看出了这场比剑的结果。
  
      风天扬输了。
  
      风天扬一瘸一拐地走向自己原本的田格,里面站着的那个中年男人看到风天扬这幅模样,眼神沉了下来。
  
      “丢人。”
  
      风天扬咬了咬下唇,不敢反驳什么。
  
      “练剑。”
  
      男人举起一把可以遮住他半个人的重剑,攻向风天扬,腿脚还在颤抖的风天扬只能举剑抵抗,更加狼狈不堪。
  
      赢了第二场比剑的阿青看了看周围,发出一句让全场沉默的问话
  
      “还有谁要跟我比剑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