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契约:蜜婚100天 > 817

  厉成原本一直以为陆遇是被什么女孩儿伤了心了,于是他作为一个上司拐弯抹角地安抚了陆遇几句,跟他说道:“陆遇,你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爷爷一直拿你当亲孙子,前两天爷爷还在我跟前念叨说你年纪也大了,该找个人成家了,让我问问你有没有什么意中人,只要那家人的女儿品性好,身世清白,爷爷一定会同意的,最主要的是,要你自己称心才行。”
  “厉总,我没事的,我...我暂时还不想成家,过几年再说吧。”
  “也好,如果你有心仪的姑娘了,一定要告诉我。”
  “谢谢厉总。”
  自那之后,陆遇的状态果然好了些,但偶尔还是会发呆,直到厉成有回发现,他在跟人打电话的时候提了一句安何,陆遇手里的动作顿时就乱了,就连一向沉稳的神情都开始慌起来。
  后来,陆遇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还假装不经意间跟自己闲谈,拐弯抹角的打听安何的消息,从那时候开始,厉成便察觉到陆遇不对劲了。
  厉成了解陆遇,这孩子自小跟在他身边,虽见了不少事,但心地却是个纯良的,厉成怕安何对他别有用心也怕安何欺骗他,便暗自派了人去打听了安何的私生活,手底下的人带回来的消息让厉成还算满意。
  安何从未交过女朋友,除了出任务迫不得已之外,虽长了副花花公子负心汉的脸,但实则却是个痴情种子,每回回来都会在不惊动陆遇的情况下去瞧一眼陆遇,私下里也从不去现在那些小年轻胡混的地方,没工作就宅在家睡觉,有工作就全力以赴。
  嗯,是个不错的男人。
  如果五颗星的话,厉成至少会给安何打三颗星,剩下的那两颗只因为这男人对感情这种事实在太不主动了。
  当然了,现在这两颗星终于可以填补上了。
  因为,安何决定发动进攻了。
  尽管厉成已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公事公办的模样,但陆遇还是看出了这里面的不对劲,他敢肯定,厉成一定是知道些什么了。
  “厉总,我......”
  想了想,陆遇开口准备解释,但厉成却截了他的话。
  “这些年你跟在我身边已经做得非常好,你心里知道,我们大家都是真拿你当亲人相待的,但我觉得,你不必因此忠于谁更不必为了别人的期望而放弃自己该有的幸福,去吧,人生没有几个十年,爷爷那有我呢。”
  自己隐藏许久的秘密就这么被厉成说出来,陆遇虽然有些尴尬,但更多的却是感动,厉家人将他养大,待他很好,他原本是想要用一生来回报厉家人的恩情,没想到半路却杀出了个安何,搅乱他的心,扰乱他的计划,让一池平静无波的春水再也回不到从前。
  但即便如此,陆遇也从不后悔与安何的相爱,他与这个人从一开始的冷眼相待到最后彼此认定,他们走过了很长很长的路,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而又因为安何职业的缘故,多次面对生离与死别。
  正如厉成所言,就让他也放纵一回吧。
  悠珠苑是S市所有中上水平消费者最青睐的新公寓,安何刚在这里安了家,陆遇来的时候给安何打了电话,但安何当时刚进了卫生间放着水洗澡,并未听到电话响,于是一直忙着工作还未来过这里的陆遇被门口的保安华丽丽地拦在了小区门外不让他进。
  所幸安何动作很快,在陆遇还没完全失去耐心之前他已经将电话拨了回来。
  “喂?宝贝儿,想我啦?我刚洗澡呢,没听到电话响。”
  宝贝儿三个字让陆遇起了身鸡皮疙瘩,他明明已经无数次跟这人抗议过他不喜欢这么肉麻的称呼,结果这人跟没听见似的,每回都照喊不误。
  此时已经陆遇已经等了安何近十五分钟,为了惩罚一下这人让自己等这么久,于是陆遇决定逗逗安何。
  他故作一副不高兴的语气:“安先生,请问你到底跟我老板说了什么?”
  闻言,安何心里顿时咯噔一声,暗叫了一回糟糕,不会厉成那家伙直截了当地跟陆遇说是自己要求他来的吧?
  空咽了口唾沫,安何决定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什么?我没说什么呀,他...他今儿约我喝茶,我就...就跟他闲聊了两句,夸你来着,说你好呢。”
  明显听出安何话语里的紧张,陆遇继续道:“我好不好需要你跟我老板说吗?安先生,你最好说实话。”
  说实话?
  说实话安何长这么大就没怕过谁,但唯独怕陆遇,不对,是又爱又怕,陆遇脾性固执,一旦决定的事情绝无更改的可能,当初他为了改变自己在陆遇那的第一印象可是吃了不少苦头呢。
  安何是个聪明的,听了这三字便已经认定厉成会去肯定将一切都告诉陆遇了,现在陆遇打电话质问他,只怕早就胸有成竹了。
  可那又怎样?
  他不是还有杀手锏的吗?这小家伙现在换句话也算是他内人了,两口子么,什么事不能坐下来好好说是吧?再说了,他在陆遇跟前怂了那么久,也该直起腰板了。
  一想到这,安何顿时来了信心,于是他轻咳两声:“嗯,那个宝贝儿啊,我刚想起来,可能是我下午和厉总喝茶的时候太放松了,导致我无意间泄露了我跟你的关系,这可不能怪我啊,是你们厉总太狡猾了,他变着法的套我话呢,依我看,他早就知道你我的关系了,所以,这...这不算我食言吧?”
  安何话音落下,陆遇顿了顿,冷笑道:“呵,当初我跟你约定的第三条是什么?”
  “第三条?”
  “对。”
  安何仔细回想了一下,随即浑身一个激灵,准备打死不知道。
  “什么第三条?我怎么不知道?宝贝儿,你肯定记错了。”
  安何如此赖皮的行为在陆遇眼里并不让他讨厌,反而让他觉得自己是被人需要,被人惦念的。
  不过,事情到了这,陆遇仍旧没有停下的打算,他先是在电话里沉默了半晌,紧接着开始作死。
  他对安何说道:“既然安先生记不起来,那我帮你回忆一下吧,我们约定的第三条,内容是任何一方只要向他人泄露了彼此正在交往的事情,对方便可以无条件的提出分手。”
  “分手?!陆遇你今晚吃错药了吧?话不能乱说知不知道?是,我承认这事是我不地道,可你也不能这么绝情吧?想跟我分手?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你现在在哪?哦,对,这个点你还没下班,你给我等着,我这就来找你!”
  陆遇听到安何在电话里一边跟他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一边换了衣服鞋准备出门,意识到自己可能有些撩过火了,于是陆遇连忙挂断了电话。
  安何说要来找他,一定回去车库里开车,瞥了眼自己手上的车钥匙,陆遇嘴角弯出一丝浅浅地弧度,这钥匙还是安何买了新车的时候特意给他的。
  保安不让陆遇进小区里,但这并不代表陆遇连地下车库都不能去,他要是想进,办法多的是。
  车库里。
  “叮咚——”
  电梯门一开,安何迫不及待的大步踏出走廊直奔自己的爱车而去,真是气死他了,居然要跟他分手!当这谈恋爱是开玩笑呢?!
  安何正在气头上,也没仔细观察周围环境,当他坐上驾驶位时,车后座的黑暗处忽然传出一声响动,紧接着安何便感觉到自己的脖颈上抵了一柄凉凉的东西,像是匕首。
  安何瞬间冷静下来,唇边翘了丝邪魅的笑意,迅速出手握住了身后之人的手腕。
  陆遇和安何认识多年,自然知道安何的身手,就在他以为安何要扭折自己的腕子时,安何却微微侧过头轻轻在他手上落下了一个吻。
  至此,陆遇总算反应过来,敢情他小心翼翼了半天,人家早就知道是他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
  他问道。
  “你身上有种味儿,是别人没有的。”
  “味道?什么味道?”
  陆遇在左右胳膊上嗅了嗅,什么都没闻到。
  “没有啊,我怎么都闻不到?”
  闻言,安何嘿嘿笑起来:“你身上的味儿只有我才能闻出来,因为那是我留下的。”
  说到这,安何倏地想起来自己还在生气呢,怎么一不留神就跟这人和颜悦色起来了?
  明白先前是陆遇是在逗自己,但安何心里还是由衷的不喜欢“分手”两个字从陆遇口中说出来,这辈子他就认定了他一个人,除非死别,否则决不分手。
  呵,看他等会怎么惩罚这坏小子!怎么能拿分手寻开心呢?
  佯装出一副无事的模样,安何问道:“你怎么来了?前几天不是我怎么请你都不来的么?”
  陆遇俊脸一别,轻咳一声,扬起下巴颇为得意:“我这不是听说某人要我给他当一年的生活助理么?所以就想着来看看是谁才能提出这么无耻又无理的要求。”
  “那不知道陆助理可还满意?”
  安何目光迫切,陆遇影影一笑,眉眼一挑,话锋斗转:“嗯,这车不错。”
  闻言,安何也不纠缠这问题的答案,他下了车替陆遇将车门一开:“走吧陆助理,来都来都了,上去喝两杯?”
  心爱的人就在跟前,一向跟着厉成学得成熟老道的陆遇将傲娇两个字发挥到了极致,他冲着安何一扭脸:“哼,不去!”
  “真不去?”
  陆遇没吭声。
  “那我可就动手了啊。”
  陆遇一怔:“动手?动手就动手,你以为我怕你?”
  这边陆遇话音刚落下安何的手已经揽到了他跟前,陆遇条件反射般往后一缩,没成想还是被安何捞到了。
  一手揽住陆遇的腰,一手放在人家膝盖弯下面,安何准备就这么将人抱下车去。
  这下陆遇是真着急了,他还以为安何说的动手是跟他过两招呢,没想到居然是抱他下去。
  若是两个人单独在一个空间里陆遇其实也不会那么紧张,但现在是在车库里,大庭广众之下,公共区域里怎么能这么放肆呢?要是被人看到了,他的脸还要不要了?
  “哎!你干什么?别乱来啦,我...你放开我,我自己下去就行啦。”
  “想要我抱你就直说么,这么见外干嘛?”
  “你!谁想要你抱了?你就是想气我是不是?”
  眼见着陆遇要生气,安何连忙安抚道:“好好好,是我想抱你行不行?是我想占你便宜好不好?”
  不得不说,虽然在厉家人眼里陆遇是个乖巧又听话的孩子,但这孩子一旦到了安何这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恋人间亲密无间,什么小性子小脾气都会在安何面前暴露无疑,所幸安何从未觉着烦,他反而觉得这是一种荣幸,是独属于他的那份幸福,只要陆遇想要,他都可以给。
  为了将人尽快哄到家然后这样那样再那样这样,安何在陆遇面前做低伏小了半晌,好话都快说尽了,终于等到了某个大少爷大发慈悲。
  “看在你这么诚心邀请我的份上,那我就勉为其难去一趟看看吧。”
  于是陆遇就这么下了车进了电梯,安何跟在人家身后一直盯着人家浑圆挺翘的小屁屁胡思乱想中:“你再扭,再扭就把你吃掉,嘿嘿,小样儿,看我等会怎么收拾你。”
  安何这人在生活里只要他心情好,那不管做什么效率都是十分迅速的,很显然,昨晚某人将傲娇小遇遇压在身下好好折腾了一番,解了相思之苦后便一个电话过去办妥了厉成拜托他的事情。
  在见到两位高人之前,厉成一直以为像他们这样身怀奇门绝技的人那肯定都是仙风道骨,再不济也得有个江湖术士的打扮,结果等他到了地方第一眼见到这两位高人时差点没跌破眼镜。
  什么仙风道骨江湖术士?那都是骗人的!
  眼前人分明就是完街头嘻哈的混小子么!其中一个年纪大点的,走的还是英伦爵士风,总之,一看就不像什么靠谱的人。
  厉成神色不定,面目迟疑,显然,对面那年纪稍长的爵士见厉成这副神情,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爵士上前一步轻轻拍了拍厉成的肩:“年轻人,这看人呢,可不能只看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