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契约:蜜婚100天 > 808

  苏玲珑话音落下,那头隔了半晌都再没声息,要不是屏幕上显示着还在通话中,她会以为厉成早就挂断了。
  其实厉成不是故意不说话的,他只是面对宋千玦的时候又尤其是现在这种状况,他不知道该如何说罢了,时隔六年,宋千玦变了,但也没变,她依旧还是从前那个脾性,什么都憋不住,想要问的话直接就问,不大喜欢拐弯抹角。
  然而不好的是,厉成似乎做不到这样。
  他无法说服自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厉成,你还在吗?”
  终于,苏玲珑憋不住问了一句。
  片刻后,厉成嗯了一声,然后他紧接着说道:“你想问我什么。”
  闻言,苏玲珑心下一喜,微微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后,终于问出了这两天一直困扰她的心事。
  “我想知道,红豆他......为什么会在你身边?”
  说实话,苏玲珑的问题虽然在厉成的猜测范围内,但他终究还是不高兴了,他以为......
  在这几年没见到宋千玦之前,厉成从未改变过对她抛夫弃子的印象,然而就是昨天在洗手间里那短短的几分钟,当宋千玦听到红豆的话之后她的反应,厉成终于意识到,他从前似乎错了,宋千玦似乎真的不知道红豆的存在,否则她也不会现在打电话过来。
  想了想,厉成决定实话实说。
  “五年前的初冬,我下班回家后,红豆被人放在门口。”
  寥寥几语,言简意赅。
  听了这话的苏玲珑,几秒后滚烫的泪珠从她眼眶里落了下来。
  她不想让厉成知道自己在哭,只能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开口:“五年前我出了车祸,从医院醒来的时候,他们告诉我说孩子没有了,我不信,可医院的人都这么说,我甚至连他一面都没见过,我以为......”
  余下的话苏玲珑没说完,可意思已经十分明了。
  尽管早就知道这里面有误会,但当苏玲珑亲口说出来的时候,厉成还是怔了许久,他不是不信她,而是忽然觉得,这几年仿佛像个笑话。
  一个天意弄人的笑话。
  “所以,你当年离开后,红豆来了我身边,不是你故意抛夫弃子。”
  厉成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肯定了些,只苏玲珑听到抛夫弃子四个字时差点被噎住,连自己正在哭这件事都快忘了。
  她一着急语调就变了,心里的诸多委屈翻江倒海似的涌出来,微微哽咽着哭诉道:“我...我什么时候抛夫弃子了?你别冤枉人。”
  就在此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苏玲珑的注意力,她一边捏着手机一边准备去给人开门。
  厉成听到苏玲珑那头的动静,他原本想说些什么的,却又闭上了嘴,直到他在电话里听见季君珣的声音,然后他冷着脸一言不发的挂了电话,等苏玲珑反应过来的时候,屏幕早就黑了下去,等苏玲珑再打过去的时候,那头冰冷的女声却提醒她对方正在通话中。
  苏玲珑先前还不知道明明两个人说的好好的,厉成怎么就忽然挂了电话,直到季君珣倚在门口赖着不走还很是大声的跟她嚷嚷了一阵后,苏玲珑终于反应过来,厉成一定是听到季君珣的声音了。
  他不会真以为自己和季君珣......
  想到这,苏玲珑越看眼前的季君珣越不顺眼,她实在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得罪了这尊大神,自从两个人住进同一家酒店,这人就跟完全变了似的,人设完全崩塌,根本就是个地痞流氓么,哪有人单方面宣布结婚这种事的?还老是动不动就想着法的占她便宜。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苏玲珑怒气冲冲的瞪着季君珣,后者却一副任你风吹雨打我自巍然不动的模样。
  “季君珣!你到底想怎么样?”
  季君珣兀自笑得灿烂,好整以暇地将双手环在胸前,居高临下的盯着苏玲珑,两片形状优美的薄唇轻启:“嫁给我。”
  有些无力的翻了个白眼,苏玲珑垮下肩来,明明是个吃人不骨头的大佬,却非要在她面前装什么小白兔,搞什么?
  “季先生,别闹了行么,我现在真的没心思和你开玩笑,你年轻有为,多少女人争着等你宠,所以,就拜托你别再折腾我这个即将走入妇女行列的人了,行么?”
  许是苏玲珑看上去真的有些累,季君珣总算善心大发的决定先放她一马。
  “好,既然不开玩笑,那我们就正经些。”
  苏玲珑警惕的看着季君珣,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那孩子真是你亲生的?”
  季君珣问道。
  不知道自己紧张什么,苏玲珑空咽了唾沫。
  “你...你问这做什么?”
  “是,还是不是?”
  “是。”
  “所以,你对厉成呢?旧情不忘么?”
  季君珣直截了当,苏玲珑也没必要遮遮藏藏,她丝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直到现在仍旧对厉成还存有的那些心思。
  她不躲不避的碰上季君珣的目光,一字一句道:“对,我依然爱他,这几年,就从来没有想过要忘记他,我原本以为自己走后他结婚了,可直到不久前我才知道当初是我误会他了,我离开的这几年,他身边连个暧昧的人都没出现过,还独自一人将我们的孩子养大,所以,当我知道这些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不管再回到他身边的那条路多远多难,我都要尽力一试,而且我相信,只要他心里还有我,这条路不会太远,也不会太难。”
  苏玲珑说起这些的时候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光芒,惹得季君珣移不开眼,她眼里有自信,心里有爱人,脚下踏着的,是正要走的那条路。
  这样的苏玲珑和宋珮茵是如此的相似,季君珣以为,纵使真如苏玲珑所说的那样,他借用她一句话,他也还是要尽力一试。
  不知是为了安慰自己,还是为了抓住心里的那点儿希望之火,季君珣仍旧固执的对苏玲珑说道:“你会嫁给我的。”
  说完季君珣便要走,可这回苏玲珑却主动将他拦了下来,她一双眼灼灼的盯着他,问:“就因为我这张脸与宋珮茵长得相,是么?”
  季君珣原本想说是,可他隐隐又觉得哪里不对,不可否认,这两个女人先前在季君珣眼里是一模一样的,但随着他对苏玲珑的日渐接触渐渐发现,他们不一样,除了那张脸,哪里都不一样。
  知道苏玲珑或许是想说服自己,所以季君珣压根没给她这个机会,他只深深看了眼苏玲珑便离开了,临走前将一家S市专门做蔬果原料供应的大厂商的负责人名片留给了她。
  季君珣走后,苏玲珑缓缓关上门顺着墙壁慢慢蹲了下去,季君珣临走前的那一眼让她知道,季君珣不是说说而已,他是认真的。
  怎么才能制止季君这个疯狂的想法呢?
  苏玲珑以为,只有找到宋珮茵,解铃换需系铃人,季君珣需要的不是她,是宋珮茵。
  可宋珮茵连季君珣都找不到,她又能去哪里找?
  苏玲珑对宋珮茵的了解不多,她唯一知道的是,当年季君珣很爱这个女人,只是后来不知怎的,听说那女人在山崖上消失了,当时有人赶到的时候发现,季君珣手里有枪,身上有血,他跪在大雨里紧紧闭着眼睛。
  除此之外,苏玲珑对于宋珮茵再无更多的消息,就这些,还是她费了老大的劲才打听来的。
  苏玲珑有想过宋珮茵可能死了,但她心里又隐隐觉着,那人或许没死,只是在某个季君珣找不到的地方。
  第二天。
  许是长久困惑在心头的那根刺软了些,故此苏玲珑昨晚难得睡了个好觉,她是在早上九点半的时候被大洋那端的风春电话扰醒的。
  这个时候,M国那边大概晚上七八点,苏玲珑迷迷糊糊间一边接起电话一边忍不住纳闷,这个点不是店里最忙的时候么?风春这个大厨怎么有时间给她打电话呢?
  正想着,那头的风春一声狮吼传过来。
  “苏玲珑!我的大小姐,说好回去就将韩总那边送来的应急单给签了呢?我从凌晨就一直眼巴巴等到现在,结果还没送来,你是不是回去浪了就忘了我还在这给你辛辛苦苦守店呢啊?没你这么不靠谱的。”
  风春噼里啪啦说了一连串,苏玲珑总算想起来自己在M国临上飞机前丢下的那摊子事了,她猛地拍了一巴掌自己的额头,她这记性真是越来越差了,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于是连忙从床上爬起来,苏玲鸡飞狗跳似的进了卫生间,将手机夹在肩膀上侧着脸跟风春道歉,一边拧开牙膏盖儿准备刷牙。
  但风春可不打算就这么轻易的放过苏玲珑,她故作凶巴巴地一通话后语气忽然温柔下来,神秘兮兮的问苏玲珑:“哎,我听说季先生追着你一起回国了你们俩还住一家酒店呢。”
  苏玲珑一愣,这话说的,什么叫追着她回国了?
  “哎哎哎,别瞎说啊,我可事先都不知道他要回来。”
  风春啧了一声:“玲珑啊,你说季先生到底哪里不好呢?你就这么对他不上心啊?”
  苏玲珑刷着牙听了这话连忙澄清,她吐掉口里的泡沫:“风春,连你也开我玩笑了是吧?我要是对他上心还能拖到现在吗?我跟你说,姐都不是含蓄的主,我要是真喜欢季先生,我早就生扑上去了好么。”
  风春重重地叹了口气:“唉,流水有意落花无情啊,真是造化弄人啊。”
  听着风春的感叹,苏玲珑忽而伸出颇多感慨。
  想当初她和风春刚到M国那会,风春整个人都是安安静静的,极少说话,往往都是跟在她身后,只要需要就去安静做事的人,从来不关注身边的八卦。
  等苏玲珑处理完韩总的应急单之后已经是下午两点了,许氏那边派了人来接她去开会,苏玲珑站在车门前想了想,给许总打了个电话。
  “许总,我觉得大家都是做生意的,有些事我不说你也该知道,现在南国名下的饭店生意都不错,本来呢,咱们一直合作,你们的原材料也的确不错,但现在的问题是,你们许氏内部出了问题,导致每天该按时送到饭店的材料到不了,你知道因为这我上个月损失了多少吗?在总部吃饭的人那都是各界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让我一个小女子如何招惹的很?再这样下去我还做不做生意了?”
  苏玲珑语调清冷,语速适宜,那头的许老板满头大汗的支支吾吾了半晌也没说出个子丑乙卯来,只一个劲的道歉,恳请苏玲珑再给他们一周的时间。
  闻言,苏玲珑从鼻息里哼出一声来,不客气的开口:“许老板,俗话说再一再二,再三再四,可没有你这再五再六的吧?我是个商人,不是个慈善家,更何况你这话都说了一个月了,我也信了你一个月,然后呢?然后等来了什么?你让我损失过重,所以,对不起许老板,我想,我们之间的合作就到此结束吧,当初续签合同签的是三年,还有一年才到期,这样我,我也不追究你们违约的金了,等你什么时候解决了内部矛盾咱们再考虑继续合作的事,好吧?”
  苏玲珑一番话在理又在据,更何况她还大手笔的不追究违约金,这样的好事上哪找?于是许老板当即一口答应下来,信誓旦旦的跟苏玲珑保证一定尽快解决内部矛盾,等再次合作的时候再免费送一个月材料给国内的南国饭店。
  等挂上电话,苏玲珑瞥了眼一旁许氏派来的司机,那司机心领神会的冲苏玲珑点了点头,随后一溜烟的消失了。
  既然这回回来是专门解决原材料供应问题的,故此苏玲珑也没闲着,虽然她很想找个理由将厉成约出来两个人好好谈谈,但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她,她得先解决了手里的事情才行,否则明天风春要是再开不了灶,苏玲珑觉着,风春可能会站在太平洋边上将菜刀扔到她面前。
  季君珣自从昨晚在苏玲珑面前扔下一句“你会嫁给我的”然后直到现在都没骚扰苏玲珑了,虽然苏玲珑对这人不感兴趣,但她还是觉得好奇,你说这人回来究竟是干嘛的呢?难道真是专门陪她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