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契约:蜜婚100天 > 806

  这么想着苏玲珑从沙发上跳了下来,拿起自己的包就要开门离去,谁知一只脚还没踏出门口就被季君珣从身后揽住了她的腰。
  纤细的腰肢在手里左右款摆,季君珣满意的点了点头,苏玲珑却怒不可遏,她转过头瞪着季君珣沉了脸:“季先生,男女有别!还请你放开我!”
  一抹戏谑之意浮上季君珣的眉眼,他忽然凑上前将苏玲珑抵在了门上,笑问我要是不放呢?
  闻言,苏玲珑露出一个标准的八颗牙笑容,轻轻用胳膊圈住了季君珣的脖颈,细声说道:“既然季先生不放,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罢,苏玲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抬起右腿膝盖撞上了季君珣的脆弱之处,与此同时,季君珣眼疾手快往后退了一步,可尽管如此,那处仍是疼了起来。
  季君珣已有多年未曾与人动过手脚,更何况是女人,当初能一个人杀出一条街的季君珣不曾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被小女子给伤到,这要传出去,面子往哪搁?
  苏玲珑这一脚力道不轻,幸好季君珣退的快,否则怎么着也要重伤了,知道苏玲珑是故意下狠手,季君珣的神色瞬间就冷了下去,他抓住苏玲珑的手腕将她整个人往前扯了一步,然后在空间将苏玲珑转了个圈,随即上前将人压在了厚实柔软的毛毯上。
  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处,苏玲珑瞬间小脸爆红,下意识的骂了一连串让季君珣愈发生气的话来。
  她手打脚踢的想要挣脱男人的桎梏,谁知男人却压在她身上纹丝不动,只皱着双眉狠狠瞪着她。
  “季君珣你这个禽兽!好男不和女斗你算什么英雄你!有种你放开我咱俩好好单挑一局啊!耍流氓啊你!我苏玲珑可是嫁过人的!我告诉你!别以为我长了张宋珮茵的脸我就得屈服你!你要是敢对我不轨我!只要活着出去我就把这事满世界的给你宣扬开了,让你没脸再回去!”
  苏玲珑骂人的时候一张丰润的唇上下开合着,泛着粉色的诱人光泽,那双含了怒意的美目比往日里在季君珣面前虚与委蛇的模样生动多了,季君珣原本就是想吓吓苏玲珑,谁知这女人却连珠炮似的对他却出口成章,那模样就像他已经把她怎么着似的。
  于是,原本没想怎么着的季君珣便起了想怎么着的心思,他盯着苏玲珑那张水润的唇猛地吻了上去,再趁苏玲珑怔住的时刻迅速攻城略地。
  没想过和苏玲珑亲吻的味道会如此之好,季君珣愈发投入,等苏玲珑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被季君珣占便宜之后,苏玲珑再不客气,糯米白的一口小白牙对着还想纠缠她的另一只舌狠狠咬了下去。
  瞬间,苏玲珑嘴里弥漫着一股铁锈的味道,季君珣总算顿住了动作从她身上伏身而起。
  季君珣敢打赌,他的舌头现在一定有一道很大的血口子,这辈子季君珣还从未在女人身上吃过这么大的亏,一直被他隐藏的很好的戾气瞬间喷薄而出,尽管他很想现在就掐死面前的女人,可他还是控制住了。
  不过,季君珣虽不动苏玲珑,却随手“砰”一声掀翻了一旁的圆桌茶几,上面的东西哗啦啦滚了一地,指着门口让苏玲珑滚。
  苏玲珑缓了缓神,随后她不紧不慢地从地上站起身来理了理自己的衣服,临走前瞥了眼季君珣语气森然:“请季先生记住,我是苏玲珑,不是宋珮茵!如果季先生想硬来,不如先杀了我,否则我会一直跟你斗到底!”
  季君珣没说话,身后回应苏玲珑的是又一串噼里啪啦砸东西的声音。
  不过,这也让苏玲珑微微放了心,那男人只要不要她的命,她的主动权便多了许多。
  关门的时候苏玲珑从门缝里瞥见季君珣暴跳如雷的背影时,一抹笑意浮上她的面容,心里嗤笑了一声,这三十多岁的男人怎么生气起来喜欢砸东西呢?跟小孩似的。
  苏玲珑不知道的是季君珣其实完全是在消耗他自己的怒气,不肯对苏玲珑动手,否则,她这条小命还不够季君珣折腾的。
  厉成约了季君珣晚上在南国红豆吃饭,临走前红豆吵着闹着要一起去,厉成本不打算带他,可转念一想厉成又痛快的将小家伙拎到了车上的儿童座椅上。
  这是他和宋千玦的孩子。
  厉成也不知自己怎么想的,带上孩子似乎底气都足了不少,正好可以借此跟那季君珣面前让他看看。
  苏玲珑上午才和季君珣大战了一场,两人可谓两败俱伤,结果下午正当苏玲珑在床上补觉睡得天昏地暗时,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她,拿起来一看,居然是季君珣。
  想也没想,苏玲珑果断摁掉了来电,继续睡,谁知片刻后那铃声又响了起来,如此往复了三四回,苏玲珑终于从被子里爬了起来,仰天长叹了一口气,再认命的接起了电话。
  那头的人似乎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一开口直接吩咐苏玲珑晚上要陪他一起赴宴。
  至于赴谁的宴苏玲珑自然是清楚的,她千想万想,没料到季君珣会让她陪着一起去。
  刹那间,苏玲珑心中的那根警铃铃声大作,明明什么都没有,可不知为何,苏玲珑就是觉得,她是绝不可以和季君珣一起出现在厉成面前的,本来她猜测二人之间的误会就够多的了,到时候她和季君珣一起去了,那往后只怕怎么说都说不清了,她还想着弄清楚那个叫红豆的孩子到底怎么回事呢,如果将厉成得罪了,不知后面还有什么艰难困苦在等着她。
  想到这,苏玲珑迅速在脑海里找各种搪塞的理由,结果还不等她开口,那头的季君珣又冷声含糊不清的说道:“你不想去也行,我不介意帮你把南国食材的问题弄得更大些。”
  闻言,苏玲珑那颗想溜的心彻底爆了句粗口出来,行!算他狠!别给本小姐得意,总有落在她手上的那天!
  南国红豆。
  厉成比季君珣早到了片刻,在订好的包间里厉成透过临街的窗往下瞥了眼,正好看到季君珣绅士的从车上扶了个女伴下来。
  由着距离远又是从上到下,故此厉成并未看清那女子是谁,只晓得看身形很是熟悉,等那两人消失在视线里时,厉成的脸一怔,随即渐渐沉了眸色。
  被侍者带到厉成所在房间的时候,苏玲珑心里又怕又急,脚步顿在楼梯口怎么也不肯再上前,跟在后面的季君珣轻咳了一声,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身边的女服务员:“你们这食材可都新鲜?”
  听闻食材两个字,苏玲珑瞬间回过头狠狠地瞪了眼季君珣,终于咬牙切齿的踏上了最后一级台阶。
  季君珣跟在后面得意的挑了挑眉。
  服务员敲开了包间的门,厉成正在里面逗红豆,见到来人,一向风度翩翩的厉成竟破天荒的没站起身迎上去,只淡淡地瞥了眼季君珣,冲他点点头,道了句季先生来了,随即垂下眸子去拿桌上的抽纸给红豆擦小嘴巴。
  苏玲珑忐忑不安的站在季君珣背后,她听到厉成声音的时候心里颤了两回,格外的心虚,直到季君珣从她跟前走开,将她露出来,她这才收了收脸上的神色,笑容僵硬的进了屋。
  一直到三人落了座厉成都没看苏玲珑一眼,仿佛她这人不存在似的,不过,一旁的小红豆可做不到他爸这么气定神闲,见昨天看见的美女妈咪又来了,红豆顿时转过头去眼神清澈的冲苏玲珑叫了一声妈妈。
  苏玲珑抖了三抖,一时间,整个空间都因为红豆这声妈妈寂静了下来。
  厉成一直把玩杯盏的手顿住了,季君珣笑容淡淡的瞥向红豆,苏玲珑攥紧了桌下的双手近乎痴迷的看着对面的小人儿。
  还是季君珣最先打破这份沉默,他见苏玲珑那副模样心里瞬间憋了气,于是言语间懒懒地问厉成:“这是厉先生的孩子?”
  厉成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双眸和季君珣似笑非笑的视线撞在一处,两人的目光看似平静,可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这一眼里包含了多少估量。
  厉成率先移开自己的眸子,转而去看一旁坐在儿童椅上的红豆,嗯了一声。
  尽管厉成似乎并不愿多与季君珣有什么言语间的交流,可季君珣似乎心情不错,他端起面前的高脚杯站了起来,斜睨了一眼苏玲珑,随后冲厉成笑道:“来,我给厉先生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未婚妻,叫苏玲珑,等咱俩婚礼的时候厉先生可一定要捧场哦。”
  季君珣一番话故作轻松,可这话完了仍旧只有他一人站了起来,场上的气氛越来越古怪,或者说,越来越剑拔弩张,因为苏玲珑一双眼已经利剑般射向了季君珣,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季君珣相信,他自己应该已经死了很多回了。
  厉成知道季君珣该是来者不善,可没想到会如此的来者不善,一上来先给了他一个下马威,不过厉成并未将这些表露出来,他需要等苏玲珑的态度。
  当年的事情现在想来迷影重重,在季君珣宣布宋千玦是他未婚妻的时候,厉成承认,他仍旧是挂念宋千玦的,不管宋千玦当初一声不吭的离开,也不管她是否真的和安鸿飞私奔将孩子留下,他想,除却这些东西,他仍旧是挂念她的。
  现在,以及将来他会做的一切,都取决于宋千玦接下来的态度,如果她还要这个孩子,如果她当初却有苦衷,如果她仍和他一样,这六年来不曾忘怀,他想,他会重新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要她成为他的新娘。
  这一切,都取决于宋千玦接下来做的选择。
  这边厉成的心里九曲十八弯,那边的苏玲珑却是怒火燎原,她怎么也没想到季君珣会当着厉成的面如此胡来,搞什么?当她好耍吗?她明明都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人也太自我中心了吧?
  既然如此,就不怪她不留情面了!
  想到这,苏玲珑眉眼一跳,顺势站起身冲厉成示意了一下,笑道:“季先生这人喜欢开玩笑,还请厉总不要放在心上,我与季先生只是生意上有过些往来罢了。”
  苏玲珑原以为说完这话自己该轻松些才是,结果下一秒她就见到了厉成唇边那抹微不可查的笑意,要不是她眼神好,压根看不见。
  紧接着苏玲珑便后悔了,她后悔自己的话太明显,一副在厉成面前急于想力证清白的模样,这实在不是个明智之举。
  就在此时,一旁的红豆见苏玲珑没跟他说话,着急了起来,挣扎着小身子想从儿童椅上出来,结果半天不得法,也没人帮他,于是他转过身又冲苏玲珑叫了一声妈妈。
  “妈妈,妈妈抱。”
  这下,苏玲珑是真高兴了,她忙不迭放下手里的酒杯便要上前,谁知厉成却冷着张脸比她先一步将红豆抱了过去,随即又以一副陌生人的口吻对她说道:“苏小姐,孩子年纪小不懂事认错了自己的妈,还请苏小姐不要见怪。”
  厉成神情认真,语气冷淡,噎得苏玲珑顿时怔住,急急的一个我字便没了下文,颇为气结的瞪着厉成。
  呵,还认错自己的妈?要不是你厉成给孩子说了他妈的长相,人家会知道谁是他妈吗?故意整她是吧?
  事到如今,苏玲珑已经完全可以确定这五岁的红豆就是她当初早产下的那个孩子,她只不过不知道这孩子怎么就被送到厉成身边来了,要不是为了孩子,以为她会颠颠的送上门来吗?
  想到这,苏玲珑的眼波几番流转,她冲红豆笑了笑,没理厉成,继续若无其事的逗孩子。
  尽管厉成嘴上强硬,可到底瞒不了自己,他是如此的期望能将苏玲珑留下来,向她把当年的事情问个明白,只要她说,他就相信。
  对面的季君珣将两人的一举一动悉数落在眼里,暗自在心里叹了句这厉成果然不是省油的灯,想来他该和自己一样早就查清了彼此身边的一切,对于苏玲珑和宋千玦是不是同一个人,想来也早就弄清楚了,眼下还将孩子弄来给自己助阵,如此看来,对这苏玲珑他要势在必得了。
  可那又怎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