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契约:蜜婚100天 > 805

  一时间,厉成的心绪百千,复杂的很,当初他以为宋千玦是和安鸿飞走了,可如今看来,好像又不是他猜测的那样,如果宋千玦一直和安鸿飞在一起,何故她又一个人远走他乡辛苦创业呢?更何况这些资料里显示,宋千玦五年前就失去了安鸿飞的所有消息。
  厉成隐隐察觉出,或许这些年他和宋千玦之间,横亘了许多误会,只是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机会解开这误会,那个叫季君珣的男人曾在宋千玦最困难的时候帮了她,也是个人中龙凤,宋千玦,会喜欢那人吗?
  不知为何,一向自信的厉成忽然有些心慌起来,尽管他下定决心要弄清楚当初的事情,也下定决心要从宋千玦那将她欠自己的都拿回来,可现在,他竟是有些忐忑起来,那季君珣是个强有力的对手,更何况,对厉成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他依旧到现在无法弄清楚,那些资料虽然足够细微,可这与宋千玦当初为何不要孩子没有半点关系,他无法确定宋千玦当初真正的心意,也无法确定那场车祸后,宋千玦早产下红豆是她自己要安鸿飞送来给自己,还是安鸿飞瞒着她送到了自己身边。
  当然,厉成之所以会推翻自己之前的猜测,大抵是因为昨夜他在南国看到宋千玦听红豆叫她妈妈时那副又惊又讶的神情,似乎她并不知道红豆的存在。
  低头瞧了一眼自己腕上的时间,现在是早上九点半,对于季君珣厉成与他虽不熟识,但几年前两人也曾合作过一回,有过一面之缘,现在人家既然来了,又是个人物,厉成觉着,怎么着他也该尽尽地主之谊,不过,在这之前,他得先回一趟燕庭南岸。
  酒店里。
  话说苏玲珑端着早餐被季君㻸扯进了他的套房后,整个人一个踉跄,于是手上的杯杯盘盘悉数落在了地上,牛奶直接溅了季君珣满身,刹那间,季君珣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然他没有洁癖,可谁都不会喜欢大清早的就被人泼一身东西。
  季君珣一双眼瞬间犀利起来,苏玲珑往后退了几步,空咽了一口唾沫,有些结巴的笑道:“这...这可不怪我吧,是你自己非要扯我进来的。”
  季君珣见苏玲珑这样,似笑非笑的问她:“你怕我?”
  苏玲珑顺势点头,脸上又是那副巴结的笑:“季先生,我这可不是怕你,是敬畏您,敬畏和害怕完全是不同的。”
  听苏玲珑胡吹,季君珣半信半疑的哦了一声,随手从一旁扯出纸巾擦了擦手:“敬畏?这么久了,我竟从来不知苏小姐是敬畏我的。”
  苏玲珑嘿嘿笑了两声:“我说的都是真的,像季先生这样的人物谁不敬畏您呢?”
  “在你心里我是个人物?”
  “额......”
  苏玲珑怔了怔,她总觉得今天的季君珣不大对劲,这人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也鲜少拿正眼看她,今儿这是怎么了?
  季君珣见苏玲珑久不说话,于是他转身将一盒纸巾交到了苏玲珑手上。
  苏玲珑回过神来不知什么意思,一双眼看着季君珣。
  季君珣用眼神瞥了眼地毯上洒落的一地的早餐,各式小吃配着牛奶咖啡落了一地,然后他径自转过身一边脱了自的浴袍往卫生间走去一边吩咐苏玲珑:“既然是苏小姐弄脏的,那苏小姐就弄干净再出去吧。”
  说完季君珣砰一声关上了浴室的门,留下苏玲珑一个人在外面甚是咬牙切齿。
  尽管苏玲珑是如此后悔自己为什么一大早要自找不痛快,可她仍旧不敢不听季君珣的话,早在季君珣在M国出手帮自己解决了麻烦之后,苏玲珑便想方设法地弄到了季君珣的一些资料,然后,然后她便知道了季君珣的发家史,以及季君珣这个人的脾气秉性。
  总之,不要轻易惹到这人,眼下虽然不是自己的错,但苏玲珑觉着,她还是不要造次的好,不就收拾地毯么?小菜一碟。
  季君珣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只在腰间围了条浴巾,苏玲珑正好将地毯上的东西收拾完,一抬眼就看到了季君珣那美好的肉体,啧啧啧......
  “收拾好了?”
  季君珣问。
  苏玲珑嗯了一声,然后季君珣在她的注视下拿起一旁柜子上的座机给前台打了电话,当着她的面喊了清洁员。
  苏玲珑一气之下差点没忍住,这人是故意想整她吧?既然要叫清洁阿姨,干嘛还让她弄?呀呀呀呀呀!真是要气死了!自己决定给这人打个电话的时候肯定是脑子有病!
  似乎察觉到苏玲珑不甚高兴,季君珣背对着她嘴角弯了弯,他就喜欢她对自己咬牙切齿可又不能干掉自己还得对着自己满脸笑的样子,真是太有趣了。
  拿过一旁的毛巾若无其事的擦起自己的头发,季君珣再次开口:“苏小姐这次回国除了工作还有什么计划吗?”
  闻言,苏玲珑狐疑的瞥了眼季君珣的背影,见他没看自己,于是她张牙舞爪的在虚空里冲季君珣挠了几把,然就在这瞬间,季君珣像是感应到似的,忽地回过头来,只见苏玲珑五官皱在一起,一双手狠狠捏成拳头正对着他一脸狰狞的模样。
  “你在干什么?”
  他问。
  季君珣忽然转身,苏玲珑吓了一跳,连表情都没来得及收起,一时愕然,片刻后才缓过来:“我...我脸刚才抽筋了。”
  季君珣白了她一眼,没戳穿她的谎话,转而说道:“如果苏小姐接下来几天形成不忙的话,不知是否能带我在S市逛一逛?”
  苏玲珑下意识回他:“为什么?”
  季君珣笑了笑:“难道这里不是苏小姐的第二故乡吗?苏小姐应该比我熟悉吧?哦,不对,或许我该叫你宋小姐?不过,我更喜欢叫你苏女士。”
  刹那间,苏玲珑先前的那点儿轻松悉数退去,她对季君珣的防备瞬间提升到满格,有些生气的看向季君珣,声音陡然间冷了下去,提高了几个度。
  “季先生调查我?”
  季君珣不置可否的瞥她一眼,下一秒说出口的话差点让苏玲珑当场噎住。
  “苏小姐,我作为你未来的合法丈夫,请问我调查一下自己未婚妻的背景有什么不可以吗?”
  “什么?!”
  闻言,苏玲珑顿时惊住,一双眼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盯着季君珣,随即她几步过去堵在季君珣面前:“季先生!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苏玲珑在季君珣面前从未像今日这般模样过,她从来都是巧笑嫣然的,乖顺的,今日这般疾言厉色的模样还真新鲜。
  不过,对于这样的苏玲珑季君珣并不感到意外,他很早便知道苏玲珑绝不像她表面上那般是个言听计从的小绵羊,她有双利爪,必要的时候会用这双爪子抓伤所有人,毕竟几年前的那场祸事便是由她而起,不是吗?
  面对苏玲珑的疾言厉色,季君珣好整以暇的抱着双手一言不发的看着她,等着她接下来的动作。
  看着这人的神色,苏玲珑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自己刚才貌似好像对这人......
  偷偷观察着季君珣的表情,见他似乎没生气,苏玲珑在心里松了口气,不过,这人说话也太没谱了吧?
  隐见苏玲珑又要恢复那副让自己不喜的假模样,季君珣不嫌事大的再次开口:“苏小姐,我现在正式通知你,我,季君珣,很快就会成为你的合法丈夫,我希望苏小姐能尽快接受这个现实,不要妄想逃避。”
  这回苏玲珑是彻底无语了。
  两个人的目光撞在一处,在空气里噼里啪啦一阵燃烧后,苏玲珑率先败下阵来,她在心里冷笑了两声,这季君珣莫不是以为他才会调查人么?要知道,她苏玲珑可从不打无准备之仗,早在他们认识两个月后,苏玲珑就找了人弄清了季君珣的那些背景,而这里面自然包括季君珣的初恋情人,真正的宋家小姐宋珮茵。
  想到这,苏玲珑往后退了两步,季君珣比她整整高出一个头,许是觉着老是这样仰着头看人说话没什么气势,于是苏玲珑直接抬脚上了后头的沙发,也不拖鞋,就那么站在沙发上一脸平静的看着季君珣,再十分平静的一字一句道:“季先生,我不管你这话是真是假,我苏玲珑虽然只是一介平民百姓,但这凡事都得讲个道理,哪有你这样强买强卖的?”
  一句话完了,见季君珣没什么反应,苏玲珑暗自稳了稳心神,继续说道:“说来季先生可能不知道,我这个人呢一向对身边的人都喜欢知根知底,对季先生我虽算不上知根知底,可这有些事我还是清楚的。”
  闻言,季君珣的表情算是波澜了一回,他哦了一声:“不知苏小姐这是知道我什么事呢?”
  苏玲珑深吸了一口气,抬起下巴看双眸微微下睨着季君珣:“季先生这么多年都对自己的初恋情人念念不忘,以至于满世界的找那与宋珮茵相似的人,想来,还真是个少有的情种呢。”
  季君珣瘪瘪嘴:“那又怎样?”
  苏玲珑冷哼一声:“季先生权大势大,想必也早就将我的背景调查的一清二楚了吧?那季先生应该对我这个人有初步的认识才对,宋亦阳当初找我顶替他的妹妹嫁进厉家,然后厉家和宋家便经历了一场浩劫,虽然如今恢复了元气,但季先生与我都知道,这些世家大族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更进一步的可能了,而导致这一切后果的人,是我,所以,季先生,你最好不要因为我这脸与宋珮茵相似就产生将我娶回去的念头,否则,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将您这前半生的心血搅和成什么样,如果一不小心万劫不复的话那就不怨我了哦。”
  苏玲珑噼里啪啦说完一大堆,季君珣果然皱了皱眉,似乎在思考苏玲珑这话里的可信度,半晌后他释然一笑,猛地上前一步伸出双手钳住了苏玲珑的细腰,然后在苏玲珑的惊呼声中将流氓本质发挥的一干二净。
  他将苏玲珑和自己紧紧贴在一起,然后微微仰起头对苏玲珑说道:“我决定的事情,这几年来苏小姐可曾见我悔过?竟然苏小姐已经知道了我要娶你的缘由,那我也就不瞒你了,你与珮茵的确长得很像,而我这个人,是相信上天的,我猜,你是上天送给我的第二个珮茵,我找了你这么久,你说,我怎么能轻易放掉你呢?这次我回来,就是要替你斩断这里牵挂你的一切,苏小姐,准备好做我的新娘吧。”
  说完,季君珣在苏玲珑彻底目瞪口呆的之下打了个电话。
  几秒之后。
  “喂,请问是厉先生吗?”
  紧接着电话那头的人声传进苏玲珑的耳朵里。
  “季先生,好久不见。”
  季君珣笑得爽朗:“不知厉先生今晚有空吗?想约您吃个饭。”
  “季先生远来是客,这顿饭自然该我请才是,不如去南国饭店如何?”
  “好啊,就依厉先生。”
  两个男人一番虚情假意的客套之后,季君珣终于挂上了电话。
  苏玲珑空咽了一口唾沫,忽地莫名有些害怕起面前的季君珣,而她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她知道,季君珣说的没错,他做下的决定从来都没更改过,只是苏玲珑不明白,明明之前两个人还好端端地,怎的回了S市这季君珣就突然要娶她呢?
  难不成她因着这张脸正要一辈子都跟季君珣在一起了?搞什么?她是她,宋珮茵是宋珮茵!她绝不能再容忍别人拿自己当替身!
  在季君珣接厉成电话之前苏玲珑本打算去找厉成的,虽然她还没想好要跟厉成说什么,可她觉得,自己必须去找这人,也许到了那人身边,有些话自然就知道该怎么说该怎么问了。
  眼下季君珣刚挂了电话,苏玲珑惦记着厉成,虽一时被季君珣的话给噎住到哪也并未放在心上,她原想着尽快离开这男人身边,谁知却被男人电话里那声厉先生给怔住了。
  苏玲珑不笨,她仔细想了想,这S市能值得季君珣亲自邀请的厉先生,只怕也只剩下一位了。
  不知为何,一想到这两个人要碰面,苏玲珑从心里打了个寒噤,略一思索,她又将自己要去见厉成的念头压了下来,既然这两位爷今儿要碰面,那她还是不去凑热闹了,总之,不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