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汉 > 第四三九章 封国

第四三九章 封国

    长安很平静!

    十二月初,承明殿发出政令,不再限制佛子。/wWw.QВ5。cOm/不过先决条件是,你必须要拥有朝廷专设机构承恩佛寺发出的度牒。所谓承恩佛寺,是在大恩佛寺的基础上修建,仿照白马寺格局而成,设立专门的官员,进行考核之后,分发度牒。若无度牒而传扬佛法者,皆以谋逆论处。

    所谓承恩,承天之恩,承天子之恩,承董之恩。

    一些学业并不精通,但是颇有灵气的郡学学子奉命担当承恩佛寺的官员。大小僧侣想要获取度牒,必须要在经过这些人的允许。而这些学子们,说穿了全部都隶属于董的麾下。

    承恩佛寺僧正,可配享四百石俸禄。

    对于许多进学无望,但是又不愿意去地方担任小吏的人而言,承恩佛寺隶属承明殿,也是不错的选择。当然,凡世家子对这样的职位,非常不屑。所以这佛寺中的僧正,多以寒门士子为主。

    为此,刘辨非常高兴,甚至还在朝会上对董大加赞扬。

    虽然说佛子传道受到了限制,可毕竟得到了一个渠道。至于能否成功,就看他们自己的本事。

    十二月中,距离承恩佛寺三坊之隔的地方,由许多长安大户集资兴建道德观,原汉中太守张鲁出面主持,召集天下道德之士,设立道教。并请来了两位赫赫有名地神棍……哦。不是神棍,而是神仙中人的左慈于吉为护法。而这两人又出面请来了一位有道之士,名叫葛玄。

    这葛玄,年三十八岁,是徐州琅琊人,后迁至扬州丹阳句容县。表字孝先。

    此人出身官宦世家,高祖葛庐曾为汉骠骑大将军,下邳侯。其祖葛矩,做过汉室黄门侍郎。父亲葛德儒,担当过大鸿胪登尚书,数代崇奉黄老之道。对《道德经》有着深刻的研究。

    自董发明了标点符号之后,时年仅弱冠的葛玄,率先接受,并注《道德经断章注疏》一文。为天下研究《道德经》同道所推崇。葛玄于道德经的研究,绝对比董要深刻了数百倍。

    著《道德经断章注疏》时的葛玄,已名震江左一代。

    当时他正在天台赤诚山修炼,遇到了左慈,并随左慈修习《白虎七变经》《太清九鼎金液丹经》和《三员真一妙经》。

    初平元年,董卓入主雒阳。

    葛玄修道有成,与左慈于吉道别,游历山川,先后于括苍山、南岳、罗孚诸山求取当地天书文字,并由此而悟出许多妙法。曾与张鲁在汉中坐而论道十余日,说地张鲁冷汗淋漓,后飘然离去。据左慈言:葛玄有幻术。精于经典。

    对此张鲁也是推崇倍至,所以在左慈请来葛玄的时候,张鲁也是格外的高兴,欣然请其上座。

    与佛学不同,道生于斯长于斯。加之汉代多尊崇黄老之道。喜好神仙之事,故而有很多人接受。葛玄抵达长安之后。请立道场于王屋山中。对于这一点,董同样没有任何异议。

    于是,长安城中有多了两处学府。

    一为道德观,二为承恩佛寺……孰优孰劣,很难做出分辨,不过的确是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董算是长出了一口气。

    眼见着新年就要到来了,承明殿的事务,越发地繁忙。

    这一天,董一早把董冀找来,将一个黑色的包裹,放在了董冀的手中,并派出百名技击士。

    “把这个包裹,送给军师!”

    董冀看了看手中的包裹,有些疑惑地问道:“父亲,只这样吗?”

    轻轻点头,董说:“把包裹交给军师,告诉他,让他自行处理,解决……他会明白我的意思。”

    “喏!”

    董好像卸下了心中的一块石头,长出了一口气。

    “你这就去吧……对了,孝直是不是要动身了?”董冀如今在杜邮堡中效力,不过和法正不同,他可以随时回转长安。听董询问,董冀点了点头,“承明殿已发出命令,任命法正大哥为代郡太守。这两日,他正在与孩儿进行交接。”

    “甚好……想必很繁忙吧。”

    董冀说:“是有些繁忙,不过重要的事情,法正大哥都已经交代过了,剩下的就是一些琐事。”

    董揉着董冀的头发,“督察院中,无小事……六斤莫要掉以轻心……还有,宫孙的事情,可有眉目了?”

    董冀说:“孩儿已经查过,那宫孙的确是扬州人氏,但我却发现,他常书信往来的,却是江夏。孩儿已请王买大哥,派人往江夏追查。想必在年后,就会有消息。不过……他好像并没什么恶意,与姐姐也只是学术之交……父亲,孩儿在查宫孙的来历时,发现了一件有趣地事情。”

    “什么事?”

    “长安郡学三年生,有一人名叫嬴适。初闻时,孩儿还以为这嬴适可能是嬴秦的后裔,可后来发现……爹爹,你猜猜他是什么来头?”

    董哑然而笑,“我去哪儿猜啊,快点说……我还要去上朝。”

    董冀脸色一肃,轻声道:“此人姓荀,来自颍川。真名应该是荀适,乃那许昌荀攸的次子。”董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董冀接着说:“不仅是这嬴适,孩儿还发现了好几个和嬴适情况相似地人物。其中有一个侯霸。年仅十五岁,如今是郡学二年生,品学兼优,于兵事政务,有不俗造诣,而且武艺不差。”

    董不由得来了兴趣。“这侯霸,又是何方神圣?”

    “嘿嘿,说出来一定会吓爹爹一跳。这侯霸本名夏侯霸,沛国谯县人,乃征西将军夏侯渊之子。”

    “啊?”

    董这一下,还真的是吃惊了!

    荀攸的儿子加入郡学也就罢了。夏侯渊的儿子……

    他们加入长安郡学的时候,正是弹汗山大战结束,郡学刚产生地时期,董当时并不在长安。没想到啊。真地是没想到。那边双方打得是不亦乐乎,可是对方的后裔却在己方求学?

    听上去这件事情非常地荒唐。

    但仔细一想,这似乎有符合了那些世家门阀一贯的风格:不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这说明了一件事:董在三年前,自从打完了弹汗山会战之后,就已经获得了世族的认可。当然了,如于荀攸夏侯渊都很是曹操地重臣,自然不会有贰心。可这并不代表,他们身后的家族会允许他们不计后果的蛮干。打到了如今这种程度,关东世族也必须要考虑出路。

    董问道:“军师怎么说?”

    董冀不动声色的回答:“军师说,随他们玩儿吧。这是好事!”

    “既然如此,那你也不要声张。不过要多留心一些这些人,关注他们地一举一动。另外。给我加紧查询宫孙的来历……娘的,你那姐姐,如今不晓得有多少头狼,都红着眼睛看呢。”

    董冀一笑,躬身应命。

    这是泰平二年的最后一天。也就是后世所说的农历腊月三十。

    过了今天。就要进入泰平三年。一眨眼的功夫,刘辨登基。已经快有三个年头,时间可真快啊。

    满朝文武,汇聚一堂。

    董心里很轻松,跪坐朝堂之上,等候刘辨上朝。

    如今,他不仅仅是三军大都督,同时还担当着光禄勋和司空的头衔,无人可以和他比肩。

    以不过三十三岁的年纪,已经位极人臣。

    这在朝堂上是非常少见的事情……

    董也没什么事情,实际上也不可能有什么事情。因为这政务大都是有承明殿掌控,一应大小事情,在上朝之前就解决完毕。朝会,其实就是一种形式,所有人对此也都心知肚明。手插在大袖里,虽是跪坐,却依旧显得鹤立鸡群。

    也难怪放眼整个朝堂上,怕是再也没有人,能如同董这样可怕的身高了。

    刘辨这两个月也是非常地开

    不管怎么说,佛教能够立足中土,终归是一件好事情。

    中常侍杨谦站在丹陛之上,尖着嗓子高声喊道:“有本早奏,无事退朝!”

    话音未落,从朝班中走出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匍匐行礼之后,恭声道:“启禀万岁,臣有本奏。”

    “有本呈上!”

    董认得这男子,是一名宗室子弟,名叫刘祯,表字公干,是兖州东平国人。

    其父刘梁,曾拜尚书令,野王令。是灵帝初期的一位有名大儒。因当时世人多以利益而交往,以邪曲而相党。于是著书《破群论》,在党锢之禁和十常侍横行时,具有很大地影响力。

    而刘祯本人,也颇有才华。

    今年郑玄在北海国讲学时,点评出建安七子。这刘祯也位列其中之一,同时也是继董之后,汉室又一五言句大家。著有《公燕诗》,虽然无董诗词那般流传甚广,但也非常不俗。

    到长安之后,行为并不彰显。

    他站出来,又有什么事情?

    “启禀圣上,今圣上授之天命,已有三载。三载中,先有大都督雒阳大捷,夺回东都旧地,又有风调雨顺,百姓安康。臣常思之,汉室将兴,武功侯功不可没。如今有兴教化之事,更为千秋大业。列侯诸将,皆南与大都督比肩,若无奖赏,又如何彰显圣上之英明与大度?”

    咦,居然是吹捧我的?

    董不由得眯起了眼睛,向刘祯扫了一眼。

    事有反常即为妖,我和这刘祯又不认识,无缘无故的吹捧我,这里面肯定是有不正常的地方。

    下意识的,向刘辨看去。

    刘辨显得很高兴,点头道:“爱卿所说不差!朕有今日,大都督功不可没,不能不有所赏赐。”

    停顿了一下,“以爱卿之见,当以何封赏为好?”

    刘祯似乎是想了一下,然后大声说道:“臣以为,以大都督之功勋,封侯拜相不足以彰显其功勋。当以封国,请皇上斟酌。”

    董地脑袋,嗡地一下,懵了!

    封国?

    这家伙居然要让我封国?

    什么是封国?所谓封国,说穿了就是称孤。

    诸侯,只能是侯,而称不得孤。但是若有封国的话,不但是领地增加,同时能开府仪同三司,并且拥有自己地属臣。在此之前,朝堂上陈宫等人虽以董为主,却始终是汉室的官吏。可一俟董封国称孤,那么就必然少不了建设自家的班底。说通俗一点,就是董被封以王侯。

    自汉以来,有封国者,多是汉室宗亲。

    以外姓人封国,也并不是没有。比如高祖时期的一字并肩王韩信……当然,那不是一个好例子。

    董就知道,这刘祯不会无缘无故的说好话。

    但是却万万没想到,刘祯会为他请求封地。一时间,董有点反应不过来了,看着刘祯发呆。

    刘辨显然也没有想到刘祯会提出这么一个建议。

    呆愣了片刻之后,突然间笑了起来:“以董卿之功勋,封国也是一件正常的事情。朕本来也在考虑,给董卿什么样的封赏。刘卿家既然提出来了,朕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吧……杨谦,传朕旨意,册封三军大都督,光禄勋司空董,为凉国公,配享汉初诸侯王之制。”

    隶属于董一系的臣工,一个个欣喜无比。

    而非董一系的朝臣,则面带笑容,拱手向董道贺。

    董总算清醒过来,沉吟了一下之后,呼的长身而起,沉声道:“启禀万岁,请恕臣不能接受。”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