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汉 > 第一0七章 王佐才也

第一0七章 王佐才也

    雄已经做好了自刎的准备!

    由于他的一时大意,使得波才偷袭得手,心中煞是悔恨。/Www。QВ⑤。cOm\\早在出发之前,李儒曾经反复警告过他:黄巾军中也并非都是无能之辈,所以要特别小心,以免上当。

    可还是上当了……

    原以为黄巾军已经胆怯,没想到是骄兵之计。

    就在营寨大门被攻破的一刹那,华雄是心灰意冷。

    可谁晓得风云突变,眼看着大军就要溃败,却没想到奇迹竟然发生了。

    远处传来了一阵‘将军威武’的叫喊声。华雄顺着声音看去,发现黄巾军的中军大已经不见。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他却明白一件事,一定是援兵来了。

    “贼首已死,援军已至……随我杀,杀,杀!”

    华雄大声吼叫着,挥刀砍翻了两个逼过来的黄巾士卒,一马当先的冲出营寨大门。

    秦胡兵的军心顿时振奋,呼号着他们的口号,奋勇的杀敌。

    而黄巾士卒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眼前这些快要放弃抵抗的官军突然间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如同野兽一般的疯狂撕杀起来。论起战斗力,黄巾士卒和秦胡兵相比那差了不止一筹。最前面的阵型被冲散,士卒们纷纷的向后败退。而后面的士兵也不明白前面发生了什么事,突然听到有人喊主帅被杀,紧跟着前军就败退下来。

    这些黄巾军,在打顺的时候,一个个如同猛虎。

    可一旦遭遇失败。士气马上就会跌落下来。再回头看。中军大已经不见了,这些士卒们立刻是一哄而散,再也没有心情打下去。一队人马溃散。引发出整个黄巾大军,数万人马同时溃散。但见火光照耀下,黄巾士卒好像没头苍蝇一样的四下奔逃。

    唯一还在战斗地,只剩下那几十个黄巾力士。

    可在主帅被杀地情况下,几十个黄巾力士又能产生多大的波澜?

    有几个人冲到了董俷的身边,很快就被砍翻在地。而大多数地黄巾力士则被最后一批赶到的援军围困。只听人群中有人大喝一声:“放箭!”

    数百名弓箭手弯弓搭箭。飞蝗如雨点般洒向了黄巾力士。

    片刻的工夫,几十个黄巾力士就变成刺猬一样的倒在血泊中。不过令人感到震惊的是这些家伙哪怕是在死的时候,依然面对着董俷。说明他们至死想要杀掉董俷。

    薰俷也不禁感到后怕!

    如果那个死鬼主帅地身边多几百个这样的人物,只怕这结局还在另外一说呢。

    陈到这时候满身是血的冲上了山岗,跳下马试图把董俷搀扶下来。

    “慢点,慢点!”

    薰俷这时候才觉察到身上的伤口带来的疼痛,一呲牙,险些从马上滚落了下来。

    仔细看。全身上下大大小小足有十几处伤。

    肩膀上的伤势最严重,那黄巾力士砍的很深,已经能看到白森森的骨头。

    而腿上,背上。还有一道道被兵器划过地痕迹,有的伤口。同样是血肉模糊成一片。

    薰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着不远处波才的尸体,暗自感叹道:真是侥幸!

    这时候,那华雄带着秦胡兵也冲了过来,而最后赶来救援的人马,也在山下列队。

    “公子?”

    华雄看到董俷地时候,不禁大吃一惊,失声的叫喊起来。

    出发之前,董卓曾反复交代他,如果有董俷地消息要立刻回报。可一晃这么多天过去了,董俷却如同石沉大海一般,音讯全无。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和董俷相遇。

    华雄跳下马,步履踉跄的跑到了董俷的面前。

    薰俷正疼得呲牙咧嘴,看见有人过来,立刻做出一副轻松的模样,还绽放出笑容。

    看清楚是华雄,董俷长出一口气。

    “是文开啊……”

    “公子,你没死,你没死……实在是太好了!”

    华雄兴奋的胡言乱语起来,却让董俷感到好生的晦气。与当初第一次和华雄见面时的忐忑心情不一样,此时的董俷可说的上是见惯了场面,故而气度上大有不同。

    “文开,胡说八道什么?好好的干嘛要咒我死呢?”

    “不是……我不是咒公子……呵呵,见到公子,雄实在是太高兴了。主公若知道公子安然无恙,定会非常的开心。”

    薰卓开心不开心,董俷不知道。不过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确是很开心。

    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文开,距离这里不远有一个树林,里面有不少避难的百姓。去派人把他们接过来……告诉你的兵,注意点军纪,万不可再让那些百姓害怕。”

    薰卓不在,加之董俷刚才又救了自己,华雄自然是无比的感激。

    当下如部下般的插手应命,有一些丹阳卒带路,他亲自带人前往树林里却接人。

    天晓得那是什么人?

    既然俷公子这么郑重其事的说明,那一定要多加小心才是。

    这时候,援兵中走出一人,年纪大约在二十出头。虽带着文士冠,却披着一件软甲,肋下佩剑,颇有英气。此人独自一人登上了高岗,插手道:“在下荀彧,特来见过将军。”

    有丹阳卒把董俷的独脚铜人槊捡过来,董俷手拄铁槊站立山岗之上。

    猛听到那人的名字,董俷不禁暗自吃了一惊。

    “可是八龙之荀文若?”

    荀彧一怔,奇怪的向董俷看去。荀氏八龙之名固然有名,可荀彧如俷:|,气,而在外人眼中。更有名的却是他地叔叔荀爽和他地侄子荀攸。荀文若之名。也只是在一个小***内流传。

    这好汉居然知道我?

    荀彧很惊奇,连忙插手道:“正是荀文若,敢问将军尊姓大名?”

    薰俷恭恭

    向荀彧一礼。“在下薰俷,乃是河东太守,左中郎子。”

    “可是有董家狮儿之称的俷公子?”

    这一次,却轮到董俷有些莫名其妙。也难怪,薰家狮儿地说法,是蔡提起。更在阳内被一些好事者称之为虎狼之将。其青徐,火烧盘龙谷的事情已经被人打听到,成了坊间无数人的谈资。再加上后来有人把蔡对董俷的评价流传出来,以至于董俷虽然没有去过阳,却已经是众人皆知的人物,这也是他没想到的事情。

    薰俷知道荀彧,是因为在评书当中,曹操曾说过此人是为他地张子房。张子房是什么人。那可是高祖兴汉是的功臣,比马援还牛逼的家伙。而且在薰俷的记忆中,曹操在征讨徐州的时候,吕布攻打兖州。也正是这个荀彧,阻挡住了吕布的攻势。

    “在下正是董俷。至于狮儿之说,俷担当不起!”

    废话,狮儿的说法,正是曹操对江东小霸王孙策的称呼。董俷还没有想抢走这个头衔。

    提起这个称呼,董俷又不禁想起了一件事。

    孙策,如今是否已经出世了呢?还有马超、赵云……

    当一个个未来将会驰骋天下地英豪一一出现在他的面前时,董俷已经渐渐的没了早先的畏惧和尊敬,相反在心中还生出了一种会一会那些英豪地强烈冲动。

    “文若先生为何会在这里?”董俷心里生出了疑问。

    —

    荀彧却笑了,“俷公子有所不知。距离这里不远,有我荀家的一处田庄。我去年访友,刚回家中,没想到却遇到了反贼造反,只好和几个好友滞留在田庄里面。前些日子,官军连战连败,我也很担心,正说要设法与一些世族联系,起兵征讨反贼。没想到这才几天,就有令尊麾下地人马取得胜利。我听说反贼连续两日免战,担心他们耍花招,故而和几个好友带了几百名田庄中的家兵前来为将军助阵。”

    “只有几百人?”

    薰俷愕然的看着荀彧。刚才这些人出现的情形,可不止是几百人的架势。那浓烟滚滚的,怎么着也要有数千人。

    荀彧看出了薰俷的疑惑,笑道:“哦,此乃我一个好友所设计的把戏。在马尾巴上绑了树枝。呵呵,在马匹跑起来之后,那些树枝就会荡起烟尘,掩人耳目罢了。”

    这个计策,好像张某人也用过吧。

    难道说,张某人还有抄袭的嫌疑吗?

    还想再说话,荀彧却阻止了,“俷公子,你身上的伤势不轻,最好先治疗一下。”

    这时候,董俷再一次感到了疼痛。

    忍不住一呲牙,先前的英雄硬汉形象,一下子是毁了个干干净净。

    可这样子,到让荀彧更生了几分好感。至少这个人很真实,不是个弄虚作假的人。

    有人上来给董俷包扎伤口,并用金创药止住了血。

    薰俷有点想念马真了……这些家伙啊,处理伤口的时候毛毛躁躁,还不如他来做呢。

    ******

    天边出现了鱼肚白的光亮。

    华雄一遍清点人马,一边又命人打扫战场,同时在营寨中设宴款待荀彧等人。至于陈到和丹阳卒,已经安排了专门的营帐让他们休息。而徐庶等人则被送进了长社。

    在座的,还有一个秀气的好像女孩子一样的少年。

    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在宴席中不停的扫视,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人。

    “奉孝,在找谁吗?”

    “嘿嘿,自然是找我那小师弟!”

    荀彧闻听不禁大笑起来,“奉孝,你那小师弟可真是有趣。非要逞强自己走回来,结果到了营寨门口却坚持不住……不过他身体不错,医官也说除了肩膀上的伤口,没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不会有事了。对了,你之前不还说,俷公子是蛮夫吗?”

    少年脸一红,“难道现在就不是个蛮夫了?一个人跑去挑几千人,也真能想得出来。如果不是他运气好,抢先干掉了对方的主帅,只怕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来。”

    华雄在一旁作陪,本来听到少年说董俷是蛮夫,很不高兴。

    可又一听,这家伙居然还是董俷的师兄!人家师兄弟之间的恩怨,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薰俷这一觉,睡的很舒服。

    多日来的担惊受怕,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直到天大亮,他才被一阵喧哗声惊醒。揉着眼睛,光着膀子,还吊着一支胳膊就走了出来。

    “出了什么事?怎么这么吵啊!”

    薰俷长着大嘴,打了一个哈欠,向营帐门口的卫兵询问。

    这卫兵,是华雄的亲兵。为了保护董俷的安全,华雄把所有的亲兵都安排过来保护。

    那亲兵一见董俷,连忙恭敬的回答:“启禀公子,是主公来了!”

    “主公,哪个主公?”

    亲兵强忍着笑意,刚要回答董俷这个看似很愚蠢的问题。就听大营外传来一阵沙哑的声音,紧跟着一个体型魁梧壮硕的黑脸胖子出现,大声叫喊道:“我儿何在?我儿何在?”

    黑脸胖子一出现,董俷一下子醒了。

    他张大了嘴巴,紧走两步道:“父亲,孩儿在这里!”

    薰卓一见董俷的模样,顿时变了脸色。从一个士兵手里夺过一杆枪,拖着枪走过,照着董俷的脑袋就是一下,“混账东西,看你小子以后还敢给我到处惹是生非。”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