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贞观一书生 > 第三百三十章 大成若缺

第三百三十章 大成若缺

“你喝醉了。”顾青也看着高阳,拿过她面前的酒杯,“别喝了。”
  
  高阳抢过杯子,“怎么?你怕我喝醉吗?还是你怕醉了,你在外面杀人不眨眼,在我面前就这么胆小。”
  
  顾青笑道,“你今日情绪不好。”
  
  高阳又喝下一杯,“敢不敢和我大醉一场。”
  
  “来!”顾青也豁出去的一口饮下。
  
  安静的湖楼之中,两人数不清喝了多少杯,顾青感觉到自己的视线也开始模糊起来,脑袋很重迷离之中看到高阳在脱着衣服,随着她的靠近能够闻到她身上的味道,“你做什么?”
  
  “我要做你的女人。”高阳在他的耳边说道。
  
  顾青没有想着推开高阳,心里对她亏欠的很多,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就习惯了有高阳的存在。
  
  哗啦!
  
  天空闪过一道雷光,照亮了彼此两人的脸,两人互相索取着好久好久。
  
  当顾青再次醒来已经是深夜,高阳已经穿好衣裳坐在镜子旁梳理着自己的发髻,“我给你准备了另一套衣服。”
  
  “丫头很敏感,再遮掩也没用。”顾青从凌乱的榻上坐起身,“做的太多她也看的出来,不如直接面对,明日你和我一起去见武媚吧。”
  
  “不。”高阳转过身看着顾青,“我是公主,你我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是不能见光,在父皇没有松口之前,我们不能把这段关系出现在阳光下。”
  
  “用不了多久的。”顾青看着夜色。
  
  你走吧,早点回去别让武媚担心了。”高阳说道。
  
  “今晚我留下来陪你。”顾青看着高阳。
  
  昏暗的湖楼中,没有点燃蜡烛只能看到她的身影,高阳低声说道:“飞蛾明知道扑火会死,它们还是飞入火中,顾青你说它们是愚蠢还是有勇气。”
  
  “飞蛾若是不扑火,我们又怎会知道的它的宿命是这样的残酷。”顾青也说着,“有时候看着飞蛾扑火,人为什么不能向死而生,人活数十载有些东西总要争取,我上辈子错过了太多太多,这辈子我不想失去谁。”
  
  “说的好像你活了两辈子一样。”高阳低语道。
  
  “你就当我活了两辈子吧。”
  
  在湖楼中带了一夜,和高阳说了一晚上的话,两人决定若是高阳怀了孩子就像李二摊牌,是死是活都豁出去了,纵使玉石俱焚至少属于彼此过。
  
  走在回家的路上,顾青心里想了很多,武媚与自己的相濡以沫,高阳对自己的付出,谁都不敢辜负,谁也不能辜负。
  
  回到家中,武媚正在抱着孩子看到顾青回来,“夫君,回来啦。”
  
  “嗯。”顾青点着头,接过自己的孩子,“昨晚他没闹吧。”
  
  “睡的可乖了。”武媚收拾着孩子的摇篮,“我去给夫君做饭食,一定饿坏了吧。”
  
  “嗯。”顾青点头。
  
  武媚做了一碗面汤。
  
  每当顾青吃东西的时候,武媚总喜欢安静的在一边看着。
  
  “丫头,其实我……”
  
  “夫君不用说,我都明白。”武媚小声说着。
  
  “丫头,我们走在一起不容易。”顾青放下筷子,“我们谁都不要辜负谁。”
  
  “嗯!”武媚点头,“执子之手。”
  
  “与子成说。”顾青也点头。
  
  两人相视一笑。
  
  “你们在说什么?”李治走来,“顾青,你在吃什么好吃的。”
  
  “面汤,你要吃吗?”顾青对着李治说着。
  
  武媚笑呵呵抱着孩子,
  
  “顾青,你在吃什么?”李治瞧来。
  
  “面汤。”顾青吸溜一口吃着。
  
  “我从书院回来还没吃东西呢。”李治说着。
  
  “行吧。”顾青吃完面连汤也喝个干净,“我给晋王殿下做一碗蛋炒饭。”
  
  ————————————————分割线
  
  朝中来了消息,对于东征的事情,兵部,户部,吏部一直都在筹备,李二终于下旨了,英国公李勣为行军大总管,侯君集为行军副将,岑文本为随军参之,吴王与为魏王皆在出征队伍中,苏定方,程处默,顾青都在名册之中。
  
  李二发布了旨意来到立政殿与长孙皇后说着话。
  
  “二郎,你还是没有亲自东征。”长孙皇后说着。
  
  安静的立政殿,李二喝下一口热茶,“朕要盯着太子,以前想过御驾亲征,观音婢你说的没错,可是朝中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办,有太多的人玩弄权术,若不是顾青的火器朕也许真的就御驾亲征了。”
  
  长孙皇后点头,心里还是忧心李承乾,“最近高明越来越孤立了。”
  
  李二点头,“这孩子还是没有看破眼前的虚妄,他把这么多人当作了对手,熟不知他的对手是他自己的心魔。”
  
  长孙皇后低声道,“贞观已经十五年了,这十五年二郎你做的够好了。”
  
  看着自己的妻子,李二放松着身体闭上眼。
  
  一边给李二按摩着的长孙皇后又说着,“道德经有言,大成若缺,大巧若拙,朝中看似平静,可表面下有很多的尔虞我诈处处都有人在作祟,这是大成下的若缺,朝中虽有派系各自而立,但也能相互制衡这就是大巧若拙。”
  
  听着自己的妻子说着朝中的事情李二一点都不反感,反而很乐于与自己的妻子分享,“怪就怪在出了顾青这么一个与一般人格格不入的家伙,有时候想想这么家伙卖乖的样子,真想上去抽他一顿。”
  
  “呵呵呵……”长孙皇后笑道,“那小子比以前也沉稳不少。”
  
  “这小狐狸鬼精着呢。”李二换了一个姿势侧过身,“世家的事情之后他就把自己的锋芒收起来了,因为他知道朕盯上他了,这小子看似糊涂实则像程咬金那般明白,有时候看这小子与人博弈真的还挺有意思的。”
  
  长孙皇后摇头苦笑,心中知道自己的兄长与顾青之间的斗争,自己也挺喜欢顾青这个孩子的,只是自己的兄长眼里容不下顾青,暗中也不止好几次劝过让他放下。
  
  “朕知道你放心不下。”李二也说道,“如今闹够了,辅机也该退下了,至少在他还没走错路之前让他全身而退。”
  
  “臣妾谢过陛下。”长孙皇后对着李二躬身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