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神演绎 > 第一章 降临仪式

第一章 降临仪式


  前所未有的疼痛和眩晕感正搅动着徐文堂的每一根神经。
  他感觉自己耳朵里好像飞进了一群马蜂,嗡嗡嗡响个不停,浑身上下都在剧烈抽搐,身体的每一处都在传来令人痛不欲生的撕裂感。
  不知过去多久,这种混乱的感觉缓缓消退下去。
  徐文堂双手支撑着身体坐起来,喘了几口气,模糊的视线终于重新聚焦成功。
  “唉,我又死了一次!”徐文堂看了看所处的空间以及地上镂刻的神秘阵图,不由得露出苦涩的笑意。
  开阔的大厅无比巨大,左右宽约3600米,前后长约4800米,高不可测。
  这是徐文堂用步幅估算出来的。
  四周墙壁遍布斑驳,呈现灰白色,手摸上去,擦下来的全是灰尘。
  大厅里,有一个巨大的高背座椅。
  但那绝不是给人类坐的椅子。
  椅子太大了!
  光是靠背就有八米余高,宽度可以容纳十个人肩并肩坐着。
  除开这个大得离谱的高背座椅,大厅里还有堆积成山的尸骨。
  徐文堂依然记得,他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被满地白森森的骨头直接吓得昏迷过去。
  骨头很多……
  尽管徐文堂不是骨科医师,也不是考古学家,但他也能辨别出其中一些尸骨的种族类别。
  有人类的骸骨,有动物的尸骨,也有一些奇形怪状的骨头,比如,某些头骨乍一看是人头,偏偏长着长而尖的耳朵,还有类似于巨龙的尸骨,一根脊椎骨就有二千米长度,画面十分震撼。
  徐文堂叹着气,往旁边移了移,后背靠在某种长着两对翅膀的异兽的尸骨上,感觉体力在一点点恢复。
  “我是怎么来到这里?”徐文堂仰起头,看着虚无的穹顶,这已经是他第八次死亡,活了八辈子的记忆全部装在一个脑袋里,让他的记忆有些凌乱。
  啊,对了!
  徐文堂想起来了。
  其实,他来自大吃货星球。
  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生于一个不穷不富的三口之家,读完小学读初中、高中、大学,在他的努力下,把家族的最高学历提升到了研究生。
  光宗耀祖,多么了不起!
  可之后呢,是每天十四五小时的工作,周末基本加班,熬到了二十八岁,还没有攒够首付的钱,也谈不到女朋友,头发掉了一撮有一撮。
  尽管如此苦逼,徐文堂依然有自己的小爱好,他喜欢演戏。
  一有时间,他就去横店跑龙套,演个路人,太监,鬼子这些。
  一天下来,不过是80块钱加一盒饭,徐文堂却乐此不疲,对他而言,那是一种放松和娱乐,比花钱出去旅游有趣多了。
  在他的坚持不懈下,终于,徐文堂被某个剧组相中,获得了一个有台词的小角色。
  只不过,徐文堂到了剧组后才发现,那是一个十分雷人的抗日神剧。
  剧情是,日本鬼子请来阴阳师,使用邪法召唤了一头恶魔,用来打击游击队,于是游击队这边请出一位牛鼻子老道,使用某种“九转降临仪式”召唤天神收服恶魔。
  雷死个人呐!
  这剧情,太辣眼睛了!
  徐文堂扮演的角色是……小鬼子,被游击队抓住,牛鼻子老道要把他献祭了。
  他所要做的,就是跪在一个阵图上,怒视牛鼻子老道,嘴里不停地咒骂“八格牙路”。
  导演说:“九转降临仪式进行到最后的时候,日本鬼子的轰炸机来了,投放一个炸弹下来,牛鼻子老道不幸牺牲,但他成功请来了天神。”
  就这么狗血地开拍了。
  第一幕:徐文堂换上了小鬼子服装,被五花大绑押上了祭台,跪在了阵图核心。
  徐文堂极力挣扎,咒骂不停。
  “咔!”导演竖起大拇指,过了。
  没有NG,徐文堂心里小小自豪了一把。
  第二幕:道具组把一个导弹悬挂在了徐文堂的头顶。
  这种导弹其实是烟花包,一点燃,迸放出的光芒十分刺眼,看起来就像是炸弹爆炸后的效果,并不伤人。
  当然,现在的徐文堂恨不得把道具组生撕活剥了,谁他么把火药放那么多!
  牛鼻子老道开始他的表演,脚踏天罡北斗七星步,口中念念有词:“深渊凝视,恶龙咆哮。诡异弥漫,噩梦侵袭。邪魔犯我中华,罪不可赦,请天神下凡……”
  就在这时,导弹突然掉落下来,就掉落在徐文堂身边,轰然炸开!
  瞬间把他的胳膊炸得皮开肉绽,鲜血飙飞。
  徐文堂的血水洒在阵图上,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九转降临仪式的阵图突然迸放出一道强光笼罩住徐文堂!
  下个刹那,徐文堂就出现在了这个神秘的骸骨大厅里。
  更诡异的是,地面上也有一个同样的阵图。
  深受穿越文化影响的徐文堂,在经历了一次被白骨吓得昏厥后,很快冷静下来。
  把大厅探索了一遍,没有任何生命存在,也没有出去的路。
  徐文堂胳膊受了伤,没有药物治疗,只做了简单包扎,时间一久,渐渐体力不支,肚子又饿得咕咕叫。
  “再这样下去,我也会变成白骨。”徐文堂思来想去,忽然灵机一动。
  “我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呀。”
  于是,徐文堂再次站到了九转降临仪式阵图上,学着牛鼻子老大的那样,拽起天罡北斗七星步,口念仪式启动语,最后以鲜血为引。
  结果是他成功了。
  然而,徐文堂没有返回地球。
  “第一次降临,我去了一个异世界,投胎转世成为一个类似古代欧洲国家的王子,没有前世记忆。那是一个女巫觉醒的黑暗时代。”
  徐文堂遇见了一个即将被送上绞刑架的女巫,见其貌美,热血上头,放开了那个女巫,结果当天晚上,他就被女巫用焚天烈焰烧成灰烬。
  死亡后,徐文堂重新回到骸骨大厅,身上的伤奇迹般好了。
  “第二次降临,还是异世界,投胎转世成为一只兔子,小白兔白又白,没活过三天就被野狼吃了,死得好惨。”
  “第三次降临,依然是异世界之旅,我投胎转世成为一个小白脸,嫁给了一个富家小姐成了赘婿,洞房之夜突遭暗杀,惨死。”
  ……
  连续八次降临,全部各种死亡结尾。
  心塞啊!
  “一定是我穿越的姿势不对。”徐文堂心念翻滚如潮,疲惫渐渐上涌,深深睡过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徐文堂醒了过来,看了眼九转降临仪式,眼神里闪烁着充满期待的光彩。
  “再一次降临吧,这是第九次!”徐文堂站在阵图中心,咬破了手指,鲜血一滴滴落下,他脚踏天罡北斗七星步,吟唱启动语。
  霎时,阵图有光芒喷吐,一道光柱拔地而起,徐文堂从原地消失不见。
  他不知道,在他消失之后,骸骨大厅突然响起一声叹息。
  回荡着,回荡着。
  久久不息……